琉黑

[生而為人,我很抱歉]

排球:兔赤/黑月/影日/及岩/雙宮/月影/瀨見白/京矢
海賊:索香/柯羅/艾路
文豪:新雙黑
銀魂:銀土
黑籃:青黃
全職:主雙鬼傘修
歡迎勾搭歡迎交流

【HQ!!三館組】 三十秒地獄遊戲

*黑月兔赤 


 

在那個來自地獄的聲音響起之前,這只是一個平淡又安然的合宿夜。 

「啊咧?三十秒地獄遊戲?看起來很好玩耶?」 

 

晚上的自主練習,運動量比起白天其實少不到哪裡去。也就是在短短的休息時間,黑尾突然興致滿滿的說出了這個一聽就令人相當不安的詞彙。 

月島幾乎當場就開始胃痛。先不說那個惡意滿滿的詞彙,基本上在他認知裡,能令黑尾鐵朗覺得好玩的事情都是避開比較好。 

「什麼什麼?黑尾給我看看!」木兔自然是一下子就被挑起了興趣,接過黑尾的手機就和赤葦湊在一起看:「三十秒就足以令你陷入地獄!真朋友才能玩的絕交遊戲,你敢和你的朋友挑戰嗎?猜拳輸了就讓對方任用你的手機三十秒⋯⋯什麼嘛這有什麼難的?」 

赤葦淡淡地瞥了木兔一眼:「那木兔桑現在就把手機交出來吧。」 

「不不不赤葦我開玩笑的!這遊戲絕對!超級!不可以隨便挑戰的!」 

月島當機立斷地站起來:「今天有點累了,前輩們我先告辭了-」 

「啊咧月你難道不敢玩嗎?」黑尾笑得耐人尋味,有如一隻狡猾的貓。 

「⋯⋯只是覺得相當無聊罷了。」口頭上這樣說著,另一邊卻在黑尾洋洋自得的笑容下重新坐了下來。 

嘖、煩死了。 

 

於是事情演變成四人都將他們的手機拿了出來。 

「剪刀、石頭、布!」 

「啊啊啊你們是不是作弊!一定是作弊!」 

一回合就乾脆利落地輸了也是另類的運氣。月島對着抱頭大叫的木兔默默腹誹。 

「嘻嘻嘻嘻,真期待呢~」 

「好了木兔桑,手機請交出來。」 

在木兔一臉欲哭無淚地交出了手機之後,另外三人則重新開始:「剪刀、石頭、布!」 

「⋯⋯」 

「為什麼偏偏是月呢⋯⋯」 

月島對自己的好運氣也很無奈。畢竟他不像黑尾那樣無時無刻都滿肚子壞水、也不像赤葦那麼了解木兔,手機交給他簡直是得物無所用。 

接過木兔手機,一打開鎖屏,月島便陷入了謎之沉默。 

「怎樣了?這混蛋到底藏了多少見不得人的東西⋯⋯」黑尾揍過來,同樣在瞧了桌面一眼後便陷入了沉默。 

「到底是什麼東西?」 

「⋯⋯啊啊啊!!!」木兔突然慘叫着搶過了手機,搞得赤葦更好奇了,但木兔說什麼也不肯再把手機交出來。 

嘛,我理解的。要是被赤葦前輩看到那明顯是偷拍的睡顏桌面,就不是這麼簡單可以解決的事了。 

月島決定大發善心幫前輩守住這小祕密。 

 

第二回合先猜輸的是赤葦,他倒是很爽快的將手機交出來了。 

和興致缺缺的月島不同,木兔和黑尾對赤葦手機的使用權很是虎視眈眈,木兔更是一臉「我的全都是我的通通都是我的」的護食表情。 

「剪刀、石頭、布!」 

「yosh~」「啊啊啊黑尾你個混蛋!!!」 

黑尾一把推開了探頭探腦的木兔,獰笑着接過了赤葦的手機。只見他快速的在手機上操作了幾下,好像發現了什麼很有趣的東西似的挑起了眉,然後嘿嘿笑着又比劃了幾下,才將手機還給了赤葦。 

「黑尾前輩你做了什麼?」月島問。他很清楚這位前輩肯定幹了些缺德事才會笑得這麼像隻偷猩的貓。 

黑尾聳肩,「我什麼都沒幹。」 

頓時另外三人的表情達成了罕見的高度一致:信、你、才、怪。 

「嘛嘛,現在說出來就不好玩了,赤葦你回去才看喔~」黑尾朝赤葦比了個wink,後者面無表情的轉開了臉。 

雖然他自信黑尾應該不會找到他手機裡不能見光的東西,但回去還是檢查一下好了。 

 

「吶時間也不早了,再玩一回合我們就回去練習怎樣?」雖然笑咪咪的黑尾讓人有一拳揍下去的衝動,但他們還是同意了這提案。 

以木兔的立場來說,剛好是他輸赤葦贏的機率也不是那麼高的,沒事沒事。 

「剪刀、石頭、布!」 

「啊咧?」 

「風水輪流轉吶,黑尾前輩。」沒想到居然剛好就是黑尾輸赤葦贏,月島忍不住就嘲諷了一句。 

「赤葦看他的對話!!!」木兔看起來比當事人還興奮。 

「黑尾前輩,麻煩了。」 

「願賭服輸願賭服輸~」黑尾舉手示意投降。 

赤葦接過了手機,腦裡高速運轉起有效利用這三十秒的方案—啊,有了。 

黑尾突然感到一陣惡寒。 

「老規矩,回去才可以看。」赤葦將手機還給黑尾時說。 

⋯⋯更寒了。 

 

 

當晚— 

 

「我臉上是不是有什麼?」月島問山口。 

他納悶地搖搖頭。 

奇怪,為什麼前輩們一直盯着阿月看? 

 

 

「雖然你藏得很密但是暪不過我的✫赤葦你對那木兔那笨蛋還是挺上心的嘛~順便記得去看一下木兔的手機桌面嘿嘿」 

赤葦瞪着標題寫着「暑假補課」的備忘錄最頂那多出來的一句,實在想不通黑尾是如何找到的。 

順帶一題,這個備忘錄的本體是木兔弱點大全。 

 

 

「暑假補課⋯⋯?」 

木兔困惑的看着赤葦寄給他的備忘錄共用邀請:「赤葦寄他們班補課的東西給我幹嗎?」 

 

 

「喜歡上了合宿的小學弟,要是這推有一百愛心就向他表白!」 

黑尾瞪着自己兩小時前那條新推,咬牙:「赤葦那個混帳⋯⋯!」 

 

 

總而言之,這合宿的夜晚還是很平淡又安然的過去了。 

 

END


*不要輕視黑尾鐵朗單身十七年的手速 

*其實只是想看黑葦互相挖坑給大家跳 

评论(15)

热度(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