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黑

[生而為人,我很抱歉]

排球:兔赤/黑月/影日/及岩/雙宮/月影/瀨見白/京矢
海賊:索香/柯羅/艾路
文豪:新雙黑
銀魂:銀土
黑籃:青黃
憂鬱的物怪庵:安蘆
全職:主雙鬼傘修
Nico:ウォルピスカーター 社長世界賽高
廢物文手致力掘坑
歡迎勾搭歡迎交流

【HQ!!兔赤】消耗品

*京治生日快樂(心 

*OOC與邏輯下線注意 

*其實跟歌詞沒關係的BGM:FictionJunction- 曉の車 

 

 

 

為什麼? 

為什麼要這樣做? 

木兔瞪大了眼,思維和視線在損毀率的影響下漸變得模糊,可是這不妨礙他在失去意識前聽到他最喜歡的指揮官的低語。 

「⋯⋯所謂戰術人型,只是用完即棄的消耗品。」 

 

「赤葦!」 

修復人型木葉對自家指揮官做了個「又來了」的嘴型,對方只是微微笑著搖了搖頭,任由自己的副官兼保鏢、戰術人型木兔光太郎向自己撲了個滿懷。 

「赤葦赤葦赤葦!你有沒有看見剛剛的戰鬥記錄!新—記錄啊!是新記錄!」 

木葉朝木兔的後腦勺巴下去:「指揮官就指揮官,有你這樣直接叫名字的嗎?」 

「可是赤葦不是其他指揮官啊,赤葦是赤葦。」 

木葉氣絕,一攤手向赤葦表示這傢伙完全講不通。 

「算了,木兔喜歡怎樣就怎樣吧。」 

「⋯⋯你寵死他算了。」 

 

目前軍隊裡,一個上校以上的人類指揮官除了擁有基本的人類部隊,還會配置一隊戰術人型梯隊,當中最重要的就是作為副官兼保鏢的高智能戰術人型。 

木兔就是屬於赤葦京治的高智能戰術人型,雖然梯隊裡的同胞一致裁定他基本可以去掉「高智能」這個標籤。 

「高智能?他有智能?他只有本能吧?」 

「比起人工智能,這傢伙還比較像個人類。我還沒看過哪個人工智能是靠本能在行事的。」 

「當初研發木兔的人大概是把100%的預算都砸在近身實戰了。」 

「老實說指揮官都比他更像戰術人型⋯⋯」 

每到這時木兔就會驕傲的挺胸:「當然了!赤葦他是最棒的!」 

「⋯⋯你到底是如何理解成這樣的?」 

 

木兔光太郎超級、無敵、世界級喜歡自己的指揮官。 

他打從出廠後便跟在赤葦身邊了。作為赤葦的副官,他知道對方的一切:他知道指揮官喜歡吃飯團、他知道指揮官規律的作息、他知道指揮官在戰場上堪稱用兵如神。 

而指揮官則比木兔還要了解他自己。他知道木兔不善於處理事務性的事情,所以他把理論上應該是副官負責的事務都攬了過來;他知道木兔最擅長近身戰,所以他每次都把木兔安排到最適合他的地方,讓他老是刷新梯隊的戰績記錄;他知道木兔陷於苦戰時會六神無主,所以每每通宵達旦不眠不休也要把可能會發生的情況推演一次,就怕讓他陷入危險。 

他最喜歡指揮官了。 

他可以為指揮官犧牲所有。 

他以為指揮官也是一樣的。 

 

木兔近乎盲目的信任他的指揮官,以致當他發現這次事情並未如指揮官所言地發展時,他已經要撐不住了。 

「嘶—赤葦!出事了!」木兔並沒有痛覺,但是暴雨一樣打在身上的子彈對他構成了一種理論上對戰術人型不應該存在的心理壓力,「消滅敵方火力62%、自身損毀率82%,赤葦我是不是要死了啊啊啊!」 

戰術人型並不是金鋼不壞之身。損毀率達到90%、便會對其思想中樞造成無法逆轉的傷害;損毀率達到95%,該戰術人型則基本報廢—等同人類的死亡。 

「⋯⋯沒事的。」木兔可以想像得到指揮官現在的樣子:皺著眉頭、細長的眼眸盯著地圖不放,即使戰況不利依舊鎮定自若,「再撐一下,S09分隊快到了。」 

他沒有問「再撐一下」是要撐多久,他知道指揮官不會讓他失望的。 

可是在損毀率即將達到90%時他依舊沒有等到任何人。 

 

木兔第一次違抗了指揮官的命令。他逃了。 

他幾乎是靠著還能夠活動的一隻手爬回基地的,可當他跌跌撞撞地連接上基地的系統時,他的心猛地一沉。 

搜索戰鬥記錄:S09—不存在。 

 

「⋯⋯你回來了?」 

木兔回頭,看到他的指揮官站在陰影裡,看不清楚神情。 

他腦子裡亂糟糟的,仍未從剛剛的衝擊中回神,脫口而出就是在腦子裡橫衝直撞的質問: 

「赤葦,為什麼?」 

「為什麼要騙我?」 

「為什麼⋯⋯不救我?」 

 

他的指揮官抿著嘴,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只是背過身去在控制台上敲打著什麼。 

木兔死死地盯著他的背影,卻忽地感到意識一斷—該死!他打算重置記憶體! 

木兔伸手企圖將插在身上的線路拔開,卻被赤葦抓住了—他倏地抬起眼,不可置信地看著他全心信任的指揮官。 

為什麼? 

為什麼要這樣做? 

思維和視線在損毀率的影響下漸變得模糊,可是這不妨礙他在失去意識前聽到他最喜歡的指揮官的低語。 

「⋯⋯所謂戰術人型,只是用完即棄的消耗品。」 

「反正⋯⋯這也不是第一次了。」 

 

他只來得及對自己置入一條極短的指令。 

隨即他的思維停擺,徹底失去意識。 

 

 

 

木兔光太郎超級、無敵、世界級喜歡自己的指揮官。 

他打從出廠後便跟在赤葦身邊了。作為赤葦的副官,他知道對方的一切:他知道指揮官喜歡吃飯團、他知道指揮官規律的作息、他知道指揮官在戰場上堪稱用兵如神。 

聽說別的戰術人型和指揮官都要花很久磨合,但對他和赤葦來說「磨合期」大概只是他們剛見面的頭兩分鐘。 

他覺得自家指揮官大概是有讀心術。他知道他所有的喜好、他知道他所有小動作的含義、他知道該怎樣讓他發揮最大的戰力,甚至能理解他們之間沒有對過的所有暗號,彷彿他們早已經演練過千萬次一樣。 

他最喜歡赤葦了。 

 

只有一點很奇怪。 

他的記憶體在啟動之前應該是完全空白的,可他在裡頭發現了一條不存在於他記憶中的指令。 

「小心指揮官」 

好奇怪。 

難道是自己的研發者擔心他會被指揮官欺負⋯⋯? 

他困惑地跑去問木葉,結果沒兩句就被他懟回來:「欺負你?你不欺負指揮官就謝地謝地了好嗎?」 

木兔氣得呱呱叫:「什麼嘛!我才不會欺負赤葦!」 

哼,他可是要保護赤葦的,怎麼可能欺負他! 

 

當上赤葦的副官半年後,他們迎來了一次空前艱險的作戰。 

情報有誤,雖然兵分三路、另外兩路順利完成任務,但作為主餌的他們所面對的敵方火力比情報中的翻了差不多一倍,以致當木兔護著赤葦撤退到出口附近時他們同梯隊的戰術人型都被轟得差不多了。 

「該死、嘶—」木兔扔掉衝鋒槍,隨手拾起敵人的兩把機關槍對著出口不斷冒出來的小機械人狂轟,「赤葦!敵方火力還有36台蛛型、78台蠍式、目前損毀率62%!我們衝吧?!」 

赤葦略一沉吟,「咔刷」一聲俐落地給突擊步槍換上了新彈匣:「Z線,走!」 

兩人同一時間從藏身處跳起、向著出口狂奔,偏偏就在快到出口的一瞬,木兔眼角瞥見赤葦背後那突然冒出來的自動炮台—「赤葦—!」 

戰術人型刻在程式裡的第一條行動守則:保護你的效忠者。 

木兔正要撲過去,腦子裡卻突兀地閃過一條指令。 

一條不應該在這時候運作的指令。 

「小心指揮官」 

「—砰!」 

 

木兔覺得全世界都進入了慢動作。 

他看著赤葦緩慢地中槍、緩慢地倒下,而自己的身體像是突然出了故障一樣僵在原地動彈不得。 

該死!該死!! 

他知道由赤葦中槍到他撲過去中間大概只過了半秒,但這半秒卻有如半分鐘那般漫長。 

「赤葦!!!」 

他顫著手想要把對方抱起來,不料卻被他抓住,木兔一愣,對上了他因為痛楚而冷汗直冒的臉。

赤葦在笑。 

「太好了。」 

「這次不用看着你在我面前死去了。」 

 

木兔光太郎突然很慶幸他不是人類。 

是人類的話,心臟大概已經痛得要死掉了吧? 

 

將赤葦送進手術室後他在外面發呆了半晌。 

然後他轉身,第一次踏進了指揮官的房間。他想,他想要的答案大概在這裡。 

這沒有花費他太多時間。從門鎖到房間的保險櫃,這些保安措施對普通的人類和戰術人型或許有用,卻防不住作為高智能戰術人型的他。 

正在翻箱倒櫃的手忽而一頓。或許,只是沒有防著他? 

搖了搖頭、甩開多餘的思緒,他集中精神研究起他找到的東西。 

一盒、整整一盒的記憶晶片。 

他眼皮一跳,挑起佔了大半盒殘缺不全的藍色晶片⋯⋯他的記憶晶片。 

 

最早的一片記錄時間是五年前。 

木兔驚奇地發現原來最開始他們經歷了很長的磨合期。他們配合、他們練習、他們吵架、他們戰鬥⋯⋯木兔任由記憶如潮水爭先恐後地淹沒他的記憶體,然後— 

「赤葦!6點要撐不住了!!」 

「赤葦!援軍什麼時候會到?!」 

「赤葦!損毀率要⋯⋯」 

「赤葦!⋯⋯」 

「為什麼⋯⋯不救我?」 

 

他輕輕放下最後一片藍色晶片。每一次、每一次,他看著自己一次又一次身陷重圍,而他所信任的指揮官一次又一次⋯⋯見死不救。 

他想起了每一次,由希望到驚惶到絕望,即使現在回想起來,對絕望的恐懼都像是一隻手掐住了他的脖子。 

⋯⋯冷靜點,你不需要呼吸的。 

他長呼一口氣,忽而發覺盒子裡⋯⋯還有小半盒紫色的記憶晶片。 

紫色?修復人型? 

他皺了皺眉,隨即進入回憶的思緒裡。 

 

 

 

「指揮官?⋯⋯木兔!!」 

他看著指揮官跌跌撞撞的撞開修復所的門,懷裡死死護著的是—木兔的殘骸。 

自從木兔失聯後他們的指揮官像是瘋了一樣動員了所有戰力在戰場搜索,但所有人都知道希望渺茫⋯⋯而現在指揮官懷中那殘破的機械體—怎看都只能稱之為殘骸。 

他不忍的別開臉。 

指揮官小心翼翼的將殘骸放到修復台上,茫然地眨著眼。 

眨著眨著,眼淚就掉了下來。 

「為什麼⋯⋯?」 

「為什麼我們只能犧牲他?」 

「木兔跟我們有什麼不一樣?」 

「憑什麼那些人只會將他們當作消耗品?!」 

「憑什麼啊?回答我!!!」 

「回答我啊!!!!」 

 

他無法回答。 

面對失控的指揮官,同樣作為「消耗品」一員的修復人型什麼都答不出來,只能機械式的嘗試著徒勞地修復殘骸。 

半晌,他又聽到指揮官喃喃地問:「⋯⋯如果他醒來,問我為什麼不救他⋯⋯怎麼辦?」 

他木然地繼續手上的工作。看著指揮官顫著手抽出了木兔的記憶晶片,看著指揮官在控制台上敲打—記憶倏然而止。 

 

 

 

木兔彈了起來。 

他想見赤葦、現在就想見。 

可是憑他的念力也不能令手術快上一分一秒。他只能焦急的在手術室外來回踱步,在手術燈熄滅的一瞬像炮彈一樣衝進去。 

然後他就看到他最喜歡的指揮官躺在床上,臉色白得嚇人,可是眼睛在看到他的一瞬亮了起來。 

去你媽的絕望,他想。 

他再也不會問那些蠢問題了。 

「赤葦,我是一個戰術人型。」 

「我程序裡的第一條就是要保護你。」 

「不對、跟那些見鬼的程度沒有關。我只是想保護你。」 

「當消耗品也沒關係。」 

「我也不會問那些蠢問題了。」 

「所以,不要再刪除我的記憶了,好嗎⋯⋯?」 

 

他的指揮官怔怔地望著他,終於微微一笑。 

「不、有關係的。」 

「對不起⋯⋯之前,沒能救你。」 

「你不是消耗品,你是木兔光太郎。」 

 

木兔終於還是沒忍住撲了上去,聽到赤葦發出的一聲痛呼、趕緊又退開了點,進退兩難的樣子終於逗得他家指揮官笑出了聲,結果一笑卻又扯到了傷口,臉色又白了兩分。 

木兔看著懷裡想笑又不能笑的指揮官,心想:果然,他最喜歡赤葦了。 

 

END

 

 

到底跟生賀有什麼關係啦 

*小爺我的生賀節日賀各種賀定律:基本跟該日子沒個啥關係 

*⋯⋯中間的戰鬥場面不要笑,我愁得頭髮都白了⋯⋯由頭到尾都亂七八糟我知道⋯⋯因為我真的由標題卡到結尾⋯⋯我有自知之明我是個正劇向苦手(淚 


【HQ!!全員向】【論壇體】818身邊那些一言不合就開始秀恩愛的狗男男 (01)

*大概是原作當前設定

*真。All CP,但是要找出你喜歡的CP大概得考點眼力哈哈哈哈哈好啦也很難真的all cp,但熱門的基本上都很努力寫進去了,沒寫到的抱歉orz

*全員智商掉線

*慢更 


[818身邊那些一言不合就開始秀恩愛的狗男男] 

 

1L 心累boy

作為一個正直的男高中生,我覺得我現在心好累 

忍不了了,今天就來8一下我們身邊那些狗男男!!!!!! 

 

2L 心累boy

LZ先來 

首先為什麼我會開這個帖呢?當然就是因為LZ身邊有對閃瞎人眼的狗男男!!! 

主角是我們社團的主將和副主將 

這兩個人真的一天到晚都在秀恩愛!!根本喪心病狂!!! 

咱們主將是個超情緒化的傢伙,而咱們副主將可以說是他的監護人 

主將也是我們的王牌,可這個王牌狀態永遠都是大起大落的,全靠副主將在旁邊看著 

基本上咱隊的日常就是 

主將不高興→副隊哄→主將高興了 

主將高興→副隊小心的哄→主將繼續高興 

主將得瑟→第一時間跑到副隊面前求表揚→副隊表揚之→主將更得瑟了 

中間眉來眼去勾肩搭背無數 

你們有沒有見副你們的隊友都快瞎了啊! 

 

3L 心累boy

這樣說起來好像都是主將的錯 

⋯⋯才怪啊!根本隊長會變成這樣都是副隊寵出來的啊!!!! 

你們想想,在主將遇上副隊之前他不也是平安長大了,要不是遇上副隊之後副隊簡直洗盡渾身解數地哄他他至於變成現在這樣嘛! 

要我說副隊這個人是真的很神奇 

副隊看著就是挺淡定的一個人,在我們社團也是智力擔當型的 

但我總覺得他現在的智商基本都用在怎樣對付我們主將上了 

反正我是每天都有種看副飼主在各種哄他家毛孩的既視感 

 

4L 心累boy

個人認為最經典的一次 

我們主將居然因為場館比別的館小這種莫名奇妙的原因又低落了!! 

我們所有人對著他都眼神死了啊!!! 

反正我們隊又不弱,所以那場我們所有人根本都打算直接放生主將了 

只有副主將那傢伙,一直心心唸唸怎樣讓主將恢復狀態 

結果副主將那一通胡說八道居然又真的把主將給哄好了! 

我那時就問咱們副隊,其實偶爾無視主將也無所謂吧? 

結果他居然回我:「狀態好時的主將,就算只是看著也讓人開心啊」 

⋯⋯媽啊你個NC粉!我都不知道怎樣吐槽了啊!!!我完全看不出你原來這麼廚我們主將啊!!! 

搞半天這根本是個圈養偶像的概念啊!!!!! 

 

5L 心累boy

總之我們現在每天都在看著這兩個人各種秀恩愛 

簡直不能更心累 

來來來都來分享一下你們身邊那些狗男男!!! 

讓LZ知道他不是一個人! 

 

6L 

強帖留名 

 

7L 

現在的男高中生真是wwwwww

 

8L LZ你太弱了 

嘖,LZ你真的太弱了,有種你來我們隊 

我們社團那對組合才是真正的「一言不合就開始秀恩愛」 

 

9L LZ你太弱了 

兩個主角跟我一樣是社團今年的新人 

姑且叫他們王者和菜鳥吧 

王者和菜鳥以前聽說在比賽中碰見過一次 

王者本身是個天才,那時的學校也挺強,直接完虐一直都是個菜鳥的菜鳥 

後來菜鳥跟我們說,賽後他是哭著對王者發誓一定要打敗他的 

那時我就沒忍住吐槽,說你們這是演偶像劇嗎? 

 

10L LZ你太弱了 

這偶像劇般的初遇就算了,接下來才是重點 

這倆進來社團後因為一些契機開始搭擋 

但如上述他們智商平均值大概都是小學水平的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搭擋起來相當有默契 

但總是一天都晚都在吵吵吵 

字面意義上的吵,吵得我頭疼 

吵着吵着這兩個人就開始上手了 

一開始其他人還會去勸一下架 

但勸着勸着就發覺根本就不是那麼回事 

這對小學生根本是在(以他們小學生的水平)打情罵悄⋯⋯ 

 

11L LZ你太弱了 

像是他們日常不論幹什麼都硬要跟對方比一波 

(我都不知道菜鳥你跟王者比什麼發球傳球?雖然他腦子有洞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 

像是王者每次被菜鳥激怒了就會去抓對方的頭 

像是他們一天到晚都在呆子來呆子去的互罵 

(他們罵人詞彙之貧乏我都不想吐槽了 

但你們真要打真要鬧就不要一天到晚黏在一起成不? 

這不是一言不合就開始秀恩愛是什麼? 

 

12L LZ你太弱了 

王者也是個情商低得令人發指的笨蛋 

據聞他和以前的隊友也是因為他的情商低鬧翻了 

沒想到來到我們這裡就遇上了個一天到晚在撲騰卻會全心相信他的菜鳥 

反正這兩個人來到場上根本是自帶結界 

什麼「有我在你就是最強的」,你們表白能不能看看場合? 

你們知道場上有六個人嗎? 

反正我是掉了一地雞皮疙瘩 

 

13L

⋯⋯LS你能忍到今天真是不容易⋯⋯ 

 

14L 

火火紅紅恍恍惚惚哈哈哈哈 

 

15L 心累boy

@LZ你太弱了 ⋯⋯同志我懂你(拍肩 

 

16L 腦內關鍵發轉化中 

看到這個帖我馬上就點進來了,終於有機會讓我吐槽一下我死黨了!!樓主你不是一個人!!! 

我要吐槽的是我死黨和我們社團的王牌前輩== 

這兩個人大概是生來就注定糾纏在一起了,他倆的名字居然可以像對聯一樣對起來啊!當初自我介紹時我們所有人都驚呆了! 

那個時候另一個前輩已經笑王牌前輩說確定這個一年級不是你家的童養媳嗎? 

鬧得前輩臉都紅了 

我那死黨就不了,他根本沒搞懂童養媳是什麼意思

 

17L 腦內關鍵發轉化中 

前輩是個比較沒自信的人,而我死黨則是天生自帶永動機的活力型 

雖然他倆的日常沒有樓主和樓上那兩對那麼膩味,但我死黨繞著前輩打轉溫暖他勵激他也算是我們社團的日常風景線了 

但我們都太小看他們了,他倆是平時不搞事情,一搞就要搞大的! 

 

18L 腦內關鍵發轉化中 

事情發生在我們一年升二年那會 

那個時候前輩因為一些原因陷入了低潮 

然後我死黨就特別不理解,結果兩個人大吵了一架,吵得那叫一個驚天動地 

甚至前輩都揚言要放棄了,再加上之後一些事情我死黨也被禁止出席社團活動 

但就算禁令解除了,我死黨還是堅持前輩要是不回來他也不回來 

倔得跟頭牛一樣 

幸好後來經過一場比賽總算是冰釋前嫌了 

⋯⋯但是我那死黨在比賽裡基本上跟告白沒兩樣了= = 

經過這件事之後他倆更黏糊了,我另一個死黨也說,我咋覺得咱們死黨現在老像一隻被拋棄過的小狗死黏著主人不放呢= = 

總之!!樓主我懂你啊!!!!好想放火啊!!!! 

 

19L 腦內關鍵發轉化中 

話說@LZ你太弱了 你說的那句表白台詞好耳熟,我們社團裡另一對讓人很想放火的後輩也好像說過⋯⋯ 

所以其實這是現在的表白風潮? 

 

20L 心累boy

@腦內關鍵發轉化中 同志啊!!!!!! 

 

21L 

所謂男高中生的日常 

 

22L 

現在的高中生社團都是這樣充滿愛♂的嗎哈哈哈哈 

 


TBC


獲得新稱號「掘坑專業戶♂ 」


【HQ!!全員向】【論壇體】有沒有木兔光太郎的八卦? (01)

*全員歡樂/兔赤向 

*網紅設定 

*有借鑑現實題材 




1L

今天放假沒事在家看youtube發現了這個youtuber 

天哪他簡直神好笑 

沒見過腦回路如此清奇的youtuber⋯⋯ 

整個超猛 

請問有人認識他嗎? 

 

2L 

沒有 

 

3L 

我覺得挺無聊的 

 

4L 

我我我!!!! 

我木兔兔親媽!!!!! 

他真是我見過最可愛的youtuber了!!!! 

 

5L 

其實我覺得2L特意進來就為了回句沒有挺無聊的 

 

6L 

看LZ是個新人,作為一個看著木兔兔由不到一千人的小透明到現在破了20w的大戶的老粉來科普一下 

木兔是以日常系為主的youtuber

網名由來⋯⋯這個TM是他本名!(白眼 

粉絲比較多喊他木兔兔或是光太郎君吧 

 

7L 

木兔平時主要拍玩具和遊戲試玩,開箱和Vlog都會發一點 

他這人最大的特別就是⋯⋯你完全無法理解他到底是怎樣生存到現在的wwwwww

之前他拍試玩一個VR生存遊戲,他一激動⋯⋯直接把人家那上萬元的裝備摔爛了wwwwww 

他的影片裡頭有五分一都是把玩具或是裝備玩爛的⋯⋯ 

我不懂啦他到底怎麼還沒賠錢賠到破產啦wwwwwwww 

 

8L 

我很喜歡看木兔的影片啊(雖然剪接都很亂來) 

但是看他完全投入的去玩不知不覺會變得熱血起來 

 

9L 

我覺得他玩輸的時候那個失落感超可愛的 

 

10L 

木兔兔各種被他家隊友嫌棄也是超可愛的!!!! 

但我要是他隊友也真的無法不嫌棄他哈哈哈 

 

11L 

對啊一開始他們說好用什麼網名,結果木兔完全改不了口第一部片就全爆出來了wwwwwww

 

12L 

有一集不是他們去玩密室逃脫嗎?中途木兔就失落了,他一失落木葉已經眼神死了XDDDDDD

結果!結果他們真的就把木兔丟到角落裡讓他自生自滅去了!!! 

說好的隊友愛呢!!!! 

 

13L 

我關注的點在木兔這不是他的頻道嗎?後半段基本都看不到木兔真的好嗎! 

 

14L 

最少這群死黨裡頭有木葉撐一下場wwwww

雖然是拍靈探類的但畢竟經驗比較足 

 

15L 

他們到現在都還沒打死木兔真是難得⋯⋯ 

 

16L 

不不不木兔把人家裝備摔爛那集木葉猿代小見都直接上手了 

鷲尾在旁邊也是一臉哀莫大於心死XDDDDDDD

 

17L 

我我我!! 

我是追著老黑發現木兔兔的! 

結果變成這倆的CP粉了

 

18L

求問!!!老黑又是誰!!!! 

 

19L 

關於老黑可以去之前的另一個帖 有沒有黑貓隊長的八卦? 

不過提到木兔本身也不能不說老黑 

這兩個加起來煩到天崩地裂!!! 

 

20L

老黑大概是地表上最抓得中木兔的點的人吧哈哈哈哈 

 

21L 

活生生的相聲組哈哈哈 

 

22L 

沒看過的人記得去看木兔Po的那段和老黑去便利點集點的片 

黑尾說木兔手氣不行就上手搶,搶著搶著整個玩具就斷掉了wwwww

智障到那個店員無話可說wwwwwwwww

 

23L 

弱弱的舉手,世紀煩人組合我覺得是及川加上老黑⋯⋯推薦LZ去看他倆去玩雲霄飛車的合作影片,沒什麼特別的,我就大概刷了就幾百遍吧 

 

24L 

LS!!!!!住手!!!!!!!我又開始滿腦子都是這兩個人的「啊啊啊啊啊啊」了!!!!!!!! 

 

25L 

文字表達不出來他們倆尖叫那個煩躁震撼感 

 

26L

你們是在說去年大阪Youtube頒獎禮那段時候的事情吧 

天知道全國有差不多百多個youtuber去了,那段時間簡直像是crossover狂歡節一樣 

 

27L 

我最喜歡就是他們揪團去環球影城整個系列,每一部都好好笑wwwww

 

28L 

說起來木兔兔那次在那堆影片裡好像都沒怎樣露臉?好像只是拍了自己的那條彈跳台體驗? 

 

29L 

有的有的!LS去看TKSMusic、老黑還有木葉的環球影城影片他都有出現!雖然都是出現在背景就是了⋯⋯ 

 

30L 

木兔兔那個時候在陪他的室友啦!他室友跟他一起跑環球影城去了,可人家不是露臉那派就站遠了點,連帶木兔兔都沒怎樣出現了,你們去翻木兔兔那個時候的推就會被滿屏的室友刷屏wwwww他那個時候有開過短直播,也可以看看 

 

31L 

感謝指路 

翻完推回來腦子裡只剩下木兔兔的無限「Aka」攻擊⋯⋯ 

 

32L 

我也去翻了!所以Aka就是木兔的室友? 

 

33L 

沒追木兔的推未必會知道 

Aka,就是那個很高大上的電影博客+youtuber,目前是木兔的室友 

兩人同♂居♂已經三個月了 

 

34L 

木兔的推真的滿♂滿♂都是Aka

 

35L 

等下這兩個人到底是怎樣搞在一起的我好亂!!!! 

 

36L 

同問,只追youtube表示現在才知道⋯⋯ 

 

37L 

呃、剛入坑表示⋯⋯所以Aka是誰? 

 

38L 

利申老娘是木兔兔和AkaCP

Aka是以博客起家的,主要寫電影評論 

影片也一樣,不過可不是谷X莫那個路子的 

熱門電影跟冷門電影都有,很多都會介紹一下電影背後的理念什麼的 

一句總結,知性男神啊!!!!! 

 

39L

我會說我是Aka的聲控嗎!! 

 

40L 

只可惜Aka真的是超低調,這麼久了連半面都沒露過 

 

41L 

但是Aka好像跟他們都挺好的吧? 

隨便翻翻推都會看到他跟他們在互動啊 

[黑貓隊長:@Aka管管你家貓頭鷹好不好!!!![木兔活蹦亂跳.jpg]] 

[萬靈:@Aka那啥,咱們好好說,但你能讓木兔不要一言不合就跟老子去靈探又吵得我連音都收不好成不?] 

 

42L 

⋯⋯其實Aka是木兔的監護人吧 

 

43L 

⋯⋯為什麼感覺Aka跟樓上安利那個知性男神的形像有點出入咳咳 

 

44L 

基本上吧,畢竟這麼多合作的機會,他們很多都是互相認識的 

 

45L 

自從Aka跟木兔開始同♂居♂總算有點高調起來啦~~ 

上次木兔跑去和老黑TK聯機不是總算將Aka也拉下海了嗎,雖然他的直播框一直只有一個飯糰 

 

46L 

不止這樣,我總感覺連知性型男神的人設都有點崩 

飯糰這麼可愛的頭像是誰!!!這不是我認識的Aka!!!!! 

 

TBC


*沒什麼明確主線,有梗就寫 



【HQ!!全員向】【論壇體】有沒有黑貓隊長的八卦? (02)

*全員歡樂向,後期微黑月 

*網紅設定 

*有借鑑現實提材 

 

 

 

53L

組成煩人組合的方程式=X+老黑,蓋章 

 

54L 

不得不說,就連淡定帝K神拉上了老黑也會變得特別多話 

 

55L 

不,凡事總有例外的,有請我們高冷男神大TK 

 

56L 

真的,我都覺得老黑面對TK的時候那叫一個慫wwwwwww 

 

57L 

沒辦法,雖然TK是新冒起那一掛的,但他那氣場扛扛的啊 

 

58L 

但是沒想到老黑對西洋音樂認識還挺深的啊,上次TK不是扯了老黑介紹現在剪遊戲影片的十大免費BGM歌庫嗎?他倆狂扯了一頓什麼EDM什麼Tropical House什麼百大DJ我差點懵掉,心想老黑你什麼時候這麼高大上了?說好的一起當個廢物呢? 

 

59L

那是你沒看到到老黑的推wwwwww

[轉發影片:為了拍這個我惡補了三天的功課,拍的時候各種忘詞錯詞⋯⋯TK老師真的好可怕啊.jpg]

 

60L 

所謂帥不過三秒哈哈哈哈 

 

61L 

LZ求科普!!!!TK是???? 

 

62L 

TK的頻道大名TKSMusic

一個專門介紹音樂專題的知識形youtuber,以西洋和日本的流行樂與搖滾為主 

眼鏡是本體 

 

63L 

TK的DJ和樂隊整理挺好的 

畢竟不像歌手那麼大眾 

 

64L 

TK我男神!!!!!!! 

 

65L 

男神自己也有學混音啊 

上上個月那部2017Medley和之前的Scandal Medley都很棒 

 

66L

作為一個長期追蹤TK的人⋯⋯我不得不說其實男神也明顯受老黑影響好嗎 

老黑作客TK那部TK算是廢話特多了 

只能說老黑這煩人氣場簡直神擋殺神 

 

67L 

而且這不能看影片,影片畢業是剪過的 

你們去翻去年老黑上了TK的網上直播就懂了⋯⋯ 

 

68L 

我的媽這個嘲諷模式全開的人是誰我不認識快把我的高冷男神還給我 

 

69L 

不,其實TK一直都很嘲諷的,只是他的影片都太知識型沒顯示出來 

TK第一次直播應該是去作客怪人組,聽說是因為那個常在TK影片裡出現的山口君是共同朋友來著 

那次真的是對TK大改觀啊 

 

70L 

那次真的是經典,雖然一向都知道小巨人和D神的嘴炮是幼稚園級,但對上TK簡直是⋯⋯ 

 

71L 

TK那不叫嘴炮,是單方面的屠殺 

 

72L 

不忍直視wwwwwww

 

73L 

雖然TK和山口在地圖上被怪人組屠了,但是氣勢上完全是反過來的啊wwwwww

 

74L 

這大概要看人,感覺TK和怪人組是天生氣場不合 

你看TK客串大地和菅原的時候挺正常的啊 

 

75L 

說起來大地和菅原也客串過老黑啊,結果被他倆聯合攻擊得體無完膚哈哈哈哈 

 

76L 

只能說畫風正常如大地和菅原都會被老黑帶偏啊(默 

 

77L 

不要欺負老黑!(爾康手 

 

78L 

我一直深信老黑是youtube界食物鏈最底層(嚴肅 

 

79L 

老黑啊wwwww

 

80L 

TK作客老黑的影片還沒出吧?好希望是測謊系列 

 

81L 

測謊系列真是玩死全世界哈哈哈哈 

 

82L 

其實大家都知道是玩,但配上老黑那個賤笑真的好想打他!!!!! 

 

83L 

最經典可能是及川王子那一集 

真的笑死我了 

老黑測出及川說喜歡岩醬是說謊後他們對視了直直三十秒 

整整三十秒,一秒沒剪,我還在想我電腦是不是卡掉了⋯⋯ 

 

84L 

木兔兔那集也是 

他倆最後差點打起來hahahaha

 

85L 

那是因為你沒看過EMS外星人那一集,老黑跟小哥哥直接打起來了 

小哥哥還要獰笑著(真的是獰笑!!我都不相信這麼可愛的小哥哥可以笑得這麼猙獰!!!!)邊踢老黑邊說反正沒打死他都可以幫他急救⋯⋯我笑得完全停不下來wwwwwwwwww

(給不認識小哥哥的筒子科普,EMS外星人是一個專以救護員為題材的圖文作家 

原本大家都是喊他外星人的⋯⋯直到老黑作死地在推上曝了他和外星人的合照暴露了他一米六的身高咔咔咔 

 

86L 

誰!誰說我們小哥哥一米六! 

我們小哥哥一米九!!!! 

 

87L 

再黑我小哥哥身高試試[小哥哥式獰笑.jpg] 

 

88L 

[小哥哥招牌過肩摔.jpg]

 

89L 

暴力正太頭頂青天!!!!! 

 

90L 

天哪突然就冒出一堆外星人 

 

91L 

說起這個我就想起上星期那個手機直播 

老黑不是跟那個俄日混血也拍過「如何在異地搭訕」嗎? 

上星期他們聚餐,同場還有外星人、K神、阿海 

但是混血小帥哥的直播只有無間斷的作死式挑釁小哥哥還有小哥哥的暴力制裁哈哈哈哈 

 

92L 

資料補充,阿海是小哥哥的經紀人 

混血小帥哥是灰羽列夫,雖然是混血但是在日本土生土長的日語說得那個溜 

他也算是日常系吧⋯⋯?很多都是關於俄日文化差異什麼的 

重點是妹妹小可愛姐姐大美人啊啊啊!!!! 

 

93L 

混血小帥哥也好可愛!!!! 

雖然每次聽到他字正腔圓的日語都覺得蜜汁不習慣 

 

94L 

哈哈這個我也見到,老黑和K神的推截圖 

[黑貓隊長:列夫啊哥真的救不了你(攤手) 

糊成一團隱約只見到兩個人影.jpg]

[KKenmagame:列夫啊⋯⋯ 

人類總要犯同樣的錯誤.jpg]

 

95L 

哈哈哈小混血感覺跟老黑混久了學會了一百零八招花式作死大法 

 

96L 

男子花式自殺大賽決賽,有請老黑選手和灰羽選手 

 

97L 

不不不灰羽雖然在「在小哥哥面前提起身高」項目無人能敵,但老黑是當之無愧的全場總冠軍 

 

98L 

你們怎麼可以忘了及川!!!及川作死的程度比老黑有過之而無不及啊!!! 

 

99L 

但是及川有小岩代替我們懲罰他,老黑的地圖炮無人可擋啊 

 

100L 

哈哈我又想起這兩張圖 

[及川王子。卒.jpg]

[他總是在玩命.jpg]

及川九成的影片留言都有這兩張圖哈哈哈哈 

 

 

TBC

 

 

*這次腦子一抽決定玩youtuber的設定,但是抽完之後發現腦容量不夠很多角色都沒想出來他們玩什麼網名是什麼⋯⋯所以跪求!各位有想看那位主當什麼類型的網紅(和網名)就大聲說出來吧!(合十 

*沒什麼明確主線,有梗就寫 

*先說好這是一個坑 


【HQ!!全員向】【論壇體】有沒有黑貓隊長的八卦? (01)

*全員歡樂向,後期微黑月 

*(自暴自棄mode)來看看這回的論壇體得花多久完結吧哈哈哈哈

*網紅設定 


 

 

1L  

如題,剛刷到了這個叫黑貓隊長的日常系(是該歸類為日常系嗎?還是幹話系?但他好像還有不少遊戲影片?)youtuber,感覺影片都挺有趣的 

有沒有什麼他的八卦? 

 

2L 

幹話系wwwwwww要不要這麼一針見血wwwwwwwww 

 

3L 

幹話系啊⋯⋯ 

我怎麼之前就沒想到如此精闢的形容呢 

 

4L 

不得不說他確實是幹話系的領軍人物 

 

5L 

咳,看了老黑的影片兩年姑且來說一下 

黑貓隊長(大家比較喜歡喊他老黑)確實可以歸類為日常系的youtuber

主要的影片類型是吐槽和Vlog

他最有名的兩套系列是如何系列和測謊系列 

 

6L 

如何系列就是「如何XXXX」的那堆影片 

像是「如何偷吃不被老師抓到」、「如何應付相親」、「如何對付暴怒的女朋友」 

⋯⋯反正就是一年三百六十五日花式作死 

 

7L 

樓上專業! 

 

8L 

老黑是我見過最有冒險精神的作死專業戶(蓋章 

 

9L 

推薦「如何在一晚上趕完Deadline」!!!!!! 

學生黨完全感同身受!!!!!! 

 

10L 

我覺得這一部搞不好他是真的一邊趕deadline一邊拍的 

他縮在桌子下那個慫樣哈哈哈哈哈 

 

11L 

我是LZ,看了「如何應付相親」回來笑成了一個傻逼wwwwwww

 

12L 

老黑簡直是拼了老命在裝娘炮哈哈哈哈哈 

 

13L 

我完全沒懂那妹子是怎樣忍住不笑場的 

 

14L 

LS,看老黑的推這一幕妹子NG了好多次哈哈哈 

 

15L 

老黑我拜託你要點臉成不! 

 

16L 

老黑:「臉是什麼?能吃嗎?」 

 

17L 

LZ看完如何一定要去看測謊啊!!!! 

看完你會進入新世界!!!!! 

 

18L 

⋯⋯我完全懂,我原本是不太看youtuber的,看完整個測謊系列一頭栽進了youtube的大坑爬不出來 

 

19L 

我也是新人,測謊系列都是和別的youtuber合作嗎? 

 

20L 

測謊系列緣於老黑這個不甘寂寞的boy搞到了一台測謊機,但只有一個人怎樣玩測謊機呢? 

之後⋯⋯你懂的 

 

21L 

說起來老黑有那些合作比較多的youtuber?

 

22L 

說到老黑就不能不提K神了吧? 

 

23L 

但K神算是直播界的吧?他的頻道都只是直播備份來著 

 

24L 

新人求科普啊啊啊 

 

25L 

K神都不認識應該拖出去打了吧 

 

26L 

樓上不要這麼兇嘛,新人不認識K神也是正常的 

K神大名KKenmagame,不過這其實是K神的帳戶和youtube頻道啦⋯⋯通常親友都叫K,粉絲都叫K神 

K神是最早開始做遊戲直播的人之一,且由過去到現在玩哪個遊戲就稱霸哪個⋯⋯ 

堪稱日本直播界的開荒七神之一 

 

27L 

表白K神!!!!!!! 

 

28L 

K神真的是神,不是人 

這不光是說技術 

K神對遊戲的執著真的超可怕 

有天他有一關破不了直接就直播了12小時,沒停過!!! 

最後直播間的粉絲幾乎是跪地求K神去睡的⋯⋯媽啊想起來都怕 

 

29L 

那K神和老黑什麼關係啊?我刷老黑的影片沒見到K神誒⋯⋯ 

 

30L 

妹子你找錯地方了,K神是不露臉的,你刷老黑的的影片沒用 

你得去找粉絲幫老黑備份的遊戲直播 

他開遊戲直播的時候幾乎都在抱K神大腿wwwwwwww 

 

31L 

他比K神渣多了哈哈哈哈 

 

32L 

這個老黑在之前的Q&A回答過了啦,老黑和K神是鄰居和發小,老黑是因為看K神直播挺好玩才想不開跑去當youtuber的 

不過據說K神最開始直播的時候設備都是老黑幫忙弄的 

 

33L

LS說的那次12小時直播最後也是老黑闖進來硬斷了K神的線哈哈哈哈 

 

34L 

你要是有追老黑的遊戲直播就會知道K神的重要性 

沒有K神老黑基本上就是個手殘哈哈哈 

 

35L 

老黑上輩子一定是拯救了地球今生才會有K神當發小 

 

36L 

我也好想當K神的鄰居啊啊啊!!! 

 

37L 

同求抱K神大腿!!!!!! 

 

38L 

不過要說合作比較多的youtuber的話,應該是木兔兔吧? 

 

39L 

求不提木兔! 

你一說我就開始滿腦子都是老黑和木兔的迷之笑聲啊啊啊 

 

40L 

我是很初期就已經在看這倆的影片的,看到他們由互不相識到現在感覺不能更奇妙 

 

41L 

誒他們是之前不認識嗎?看影片那如此自然的互撕我以為他們認識很久了耶 

 

42L 

哈哈LS有興趣的話可以去看老黑第一次做的Q&A,那個時候老黑有說他最有興趣認識和合作的youtuber就是木兔兔啊 

 

43L 

明明老黑他們在認識之前很喜歡互棒的,真的熟起來之後就只剩互撕了哈哈哈哈 

 

44L 

你們快去看木兔Po的和老黑一起的鬼屋體驗,看他倆進去之前互相放話到出來之後奄奄一息那樣子我差點笑得斷氣wwwwwwwwwww

 

45L 

世紀煩人組合(蓋章 

 

46L 

個人認為世紀煩人組合非及川王子和老黑莫屬 

 

47L 

我我我⋯⋯我選不下手,哪個都好煩 

 

48L 

我一直覺得世紀煩人組合總在木兔+老黑和及川+老黑中陪徊,這本身已經昭示了什麼 

 

49L 

幹樓上超壞wwwwwwww

 

50L 

異議!世紀煩人組合不應該是隔壁直播界的中二怪人組嗎?這兩個人直播的時候我根本不敢公放啊啊啊 

 

51L 

這就不對了,怪人組那叫秀恩愛吵鬧,上面那堆叫煩人,這是不同的 

 

52L

你們都好懂(合十 

 

TBC


*這次腦子一抽決定玩youtuber的設定,但是抽完之後發現腦容量不夠很多角色都沒想出來他們玩什麼網名是什麼⋯⋯所以跪求!各位有想看那位主當什麼類型的網紅(和網名)就大聲說出來吧!(合十

*沒什麼明確主線,有梗就寫

*對啦我就是面對死線就恐慌恐慌就腦抽的神經病 

*先說好這是一個坑(現在才說是不是有點太遲

【HQ!!黑月】關於那些來不及擁有的幸運

*BGM:小幸運 

*短完

*手生,OOC抱歉(雖然手不生也會OOC就是了  

 

 

又一年開學。 

月島螢並不意外的在校長冗長的發言中走神了。 

這個點了嗎⋯⋯那他大概要上飛機了吧。 

回過神來,一句「一路順風」已經發出去了。 

並不是在群組裡的copy& paste,而是發在那個常居他對話的頂端位置的那個單獨的對話裡。 

正要收起手機,暗下來的屏幕卻又亮了起來,上面只有一句簡單得不能再簡單的「謝謝」。 

他幾不可察地笑了笑,終究還是把手機收了起來。 

 

和黑尾鐵郎到底是什麼時候熟悉起來的呢? 

追溯起來得數到去年暑假合宿的時候了吧⋯⋯居然有這麼久了嗎。 

由最開始的隨手抓著個人幫忙攔網,到後來直接抓著他開小灶,完全搞不懂他莫名奇妙的熱心到底從哪裡來。 

對那時的月島來說,排球只是一項社團活動,一項不值得投放如此心力時間的社團活動—這和他後來隱約改變的心態可謂大相逕庭,而當中少不了黑尾的功勞。 

從這個點來說,由最開始,黑尾對他來說就是有點與別不同的。 

 

但這也沒什麼特別的。 

山口、影山、日向、隊裡的前輩,在他心裡多少都有點與別不同的特質,不過這點「與別不同」到或是多是少、是好是壞就不好說了。 

他知道自己開始會在練習時自覺的盯著黑尾,不過這很正常,所有進步都是由觀察開始的。 

不過— 

「月!」 

又來了,他嘆氣。 

「怎樣了嗎黑尾前輩?」 

黑尾一把將運動飲料塞到了他懷裡:「你這樣可不行,現在已經夠瘦了,運動後還不補充能量是想怎樣攔下球!」 

月島心情複雜的望著五天裡第八瓶被對方塞過來的飲料,有點懷疑這家飲品公司是不是黑尾他家開的。 

⋯⋯最終還是沒有將吐槽說出口,畢竟他有預感這樣說了那這對話大概會變得沒完沒了:「⋯⋯謝謝,黑尾前輩。」 

雞冠頭的前輩笑咪咪地在他腰上⋯⋯接近屁股的位置拍了一把。 

⋯⋯結果不知怎的還是忍不住吐槽出口了:「黑尾前輩是不夠高嗎?」 

「⋯⋯你從哪裡給我得出這個結論的!你個一年級小混蛋—」 

他竊笑著走開了,沒發現自己的耳尖變紅了一點點。 

 

一來二去的,他們就開始頻繁的聯繫起來了。 

對他來說,想到關於攔網的問題,思來想去,這個前輩確實也是第一人選。 

反正他一向待人熱忱嘛。他毫無負擔的想,完全沒思考過主動聯絡某個人對他來說到底有多重要的意義。 

黑尾那邊就不用說了,本身就帶著嘮叨的屬性,喧寒問暖是基本配置,開啟嗑嘮模式時可以由好笑的推昨天吃的包子嗑到國際局勢,即使上著課也可以給他連刷三頁的表情包。 

結果有次吃飯的時候他哥不小心瞥到他們無限伸延的對話嚇了一大跳:「螢,這誰?」 

「一個前輩。」 

月島明光腦裡八卦的天線𣊬間嗶嗶的響了起來。騙鬼,當他不了解這個弟弟嗎? 

雖然他的回覆確實也是一句起兩句止,但他會不間斷的回覆基本上已經超越了他的極限好嗎! 

他這當哥的簡直想淚流滿面。 

「看來是位很特別的前輩呢。」他咬重了「特別」兩個字。 

他吃飯的動作頓了頓。 

特別⋯⋯嗎? 

大概真的是挺特別的吧。 

 

這樣想起來才發覺,過去大半年的生活幾乎都是黑尾的影子。 

甚至可能是他過去十五年人生最重要、最激動的時刻他也沒錯過。 

全國大賽,音駒落敗的時刻,他隔網看到他抑頭企圖抑止那不甘心的淚水,默默在心裡想,一定要登上頒獎台。 

帶著他的那份登上頒獎台。 

他沒有去思索這份執著有多不尋常。 

最後他確實登上了頒獎台,雖然是以第三名的身份。 

在四強落敗的那天晚上,整個飯店裡都是無法壓止的鬱悶氛圍。即使教練怎樣打氣讓他們集中於兩天後的季軍戰,可是⋯⋯你先讓日向他們不要再哭了好嗎? 

他煩燥得不得了,正想出去走走逃離這個空間,就接到了黑尾的電話。 

我在樓下,他說。 

他衝下樓,看到那個人就站在離大門不遠的地方,回頭對他揮了揮手。 

他走上前,卻覺得喉嚨像是被誰掐住了,最終只擠出一句低得不能再低的「對不起」。 

對不起,沒能帶著你們的份進入全國最高的舞台。 

雖然這句「對不起」來得沒頭沒尾,但他知道他聽懂了。 

他失笑,猶豫了一下,卻是伸手抱住了他—他的身體一下子僵住了,直到聽到他低聲的在他耳說:「想哭就哭吧。」 

在落敗後他確實沒哭過。他不甘心、很不甘心,但他從來都不太懂得怎樣宣泄情緒,這份不甘心像是被困在他心臟裡橫衝直撞,無處發洩。 

直到有個人伸手抱住了他,對他說「想哭就哭吧」。 

他確實很久沒哭過來了,那天就像是某個情緒的缺口崩堤了一樣,在他反應過來之前,他已經死死抓住他外套的後背哭了好久。 

而他也只是一語不發,默默地、有點艱難地,摸了摸埋在他肩上的腦袋。 

 

但印象最深的一件事得數到兩個月前那寒冷的雪天。 

全國大賽完結不久,三年級的前輩退部、開始埋首升學,生活恢復了正常的節奏。 

最大的分別是,他居然當上了副隊長。 

一想到奸笑著拱他上副隊長的前輩們他就忍不住咬牙。 

重點是,他當上副隊長後的那個大雪紛飛的週末,他居然接到了來自黑尾的電話:「嗨,月。」 

「怎樣了黑尾前輩?」 

「為了慶祝你當上副隊長,前輩來請你吃飯吧~」 

「為什麼你又知道了啊⋯⋯」不對,他頓了頓,「吃飯?」 

「對啊,看你窗外~」 

他難以置信的看著樓下應該遠在東京的某人咧嘴對他笑著,手裡還抓著正在跟他通話的電話。 

你是白痴嗎?! 

忍不住小聲罵了一句,他還是抓起外套趕緊下了樓。 

被前輩拉著在商店街逛了半天,他才猛然想起他還不知道對方為什麼會突然跑過來宮城。 

「不是說了嗎?來給你慶祝啊~」對方還是那副吊兒郎當的態度,他滿頭黑線。 

這樣沒頭沒腦地跑來東北,他果然是白痴吧?! 

走著走著,黑尾突然回過頭來,向他伸出了手。 

他不明所以地和他擊了一下掌:「幹嗎?」 

他笑了笑,說沒事,就是看到前面的小朋友high five了就也想跟月來一發。 

月島瞪著他,像在瞪一個神經病。 

他莫名地知道黑尾剛剛沒說實話。

但實話是什麼?他也不知道。 

 

月島很清楚自己情商不高,但觀察力還是不錯的。 

所以他很快就意識到自宮城回去後黑尾的態度有點不同了。 

像是有點⋯⋯冷漠? 

他嚇了一跳。不論是對於冷漠這個基本不會出現於黑尾身上的詞彙、還是對此居然有點難受的自己。 

以前不是總嫌他太吵話太多嗎?現在這樣不是正好? 

可是在他糾結完自己怎麼回事之前,卻被突如其來的消息打斷— 

黑尾要去國外讀大學了。 

這個消息是日向很激動的在社團活動的時間大叫出來的。 

他難得失態的轉身抓著他:「你剛剛說什麼?」 

反正他是覺得心塞得不得了。不論是因為對方突然要出國、還是自己居然是從日向這麼無關緊要的人口中聽到這個消息。 

可是為什麼難受?為什麼心塞? 

—因為你在乎他。 

為什麼在乎他? 

—你喜歡他。 

終於得出這個結論的他長呼了一口氣,將臉埋在了手裡。 

去你媽的。 

 

他花了一段時間才接受了這個扯蛋的現實,但其實也沒什麼好接受的。 

反正黑尾都要到國外去了。 

三月尾的時候他們還上東京打了一次練習賽,順便給他送行。 

見面時黑尾的態度還是一如既往,正常得像是這段時間以來的疏遠都是假的一樣。 

倒是月島覺得眼下的狀況實在有點蛋疼,所以一直有意地避開他,以致在他們回去的前一晚、大家全都跑去餐廳給黑尾踐行時,黑尾才終於抓住了月島:「月!」 

「⋯⋯黑尾前輩,我理論上還不能喝酒。」 

「那喝這個。」 

月島望著手裡的大杯草莓奶昔,更無語了。 

「我說你是不是有什麼心事,怎麼這兩天好像都沒什麼活力。」 

確實有沒錯,還是因為你呢。 

「會認為活力這個詞和我有關係,黑尾前輩你是不是誤會了什麼。」 

黑尾大笑,最後還是重重往他腰上拍了一把:「嘛之後不能再看著你了,你自己要好好的啊,有攔網的問題記得來問前輩啊。」 

他覺得有很多東西堵在喉嚨裡,可是他不知道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最後還是擠出了一句:「⋯⋯黑尾前輩是不夠高嗎?」 

「⋯⋯你個不可愛的一年級小鬼!」 

這樣就好了,他想。 

永遠當個他心目中不可愛的後輩,就好了。 

 

當然如果沒有昨天注意到的事,就更好了。 

昨天他回家的路上,注意到旁邊一對情侶。 

注意到的原因是,這兩個人好像在吵架,然後男生伸出了一隻手。 

就和兩個月前的黑尾一樣。 

女生大概是在生氣,站在原地扭開頭:「幹嗎?」 

「你傻啊?伸出來當然是讓你牽著啊!走!回去了⋯⋯」 

他突然就懂了。 

⋯⋯可是他寧願自己沒懂。 

 

沒有誰會一天到晚給你塞運動飲料,沒有誰會不分晝夜的關心你,沒有誰會在自己落敗之後走去安慰打敗自己的對手,沒有誰會發神經從東京跑過來宮城吃一頓飯。 

可他就是這麼做了。 

可惜他懂得太晚。 

 

原來我們和愛情曾經靠得,那麼近。 

祝你一路順風。 

祝你幸福。 


END

 

*這麼男前的不可能是黑尾(震驚(所以你到底對老黑有什麼偏見 

*⋯⋯反正這就當是生賀了啦,老黑笑納。 

*寫完這個彷佛感受到赤葦大大實體化的凝視。 


【HQ!!瀨見白】瀨見英太覺得高三的自己特別衰

*短完

*OCC不負責 

 

 

瀨見英太一直覺得自己的人生很順遂。 

有美滿的家庭、有值得堅持的興趣,還有讓興趣得以發光發熱的天分與運氣,他很知足。 

不過這份順遂到高三的時候戛然而止。從那時開始,他就覺得自己特別衰。 

 

例如怎樣呢? 

例如他到高三的時候才真的意識到自己的私服品味是真的很糟糕。 

之前一直只有天童在大聲吐槽,他以為只是天童的常規性抽風;直到高三的時候正經的學弟每次假日訓練看到他出現的當下都下意識的皺眉,他低頭快速掃視一下自己—嘖,明明很帥。 

旁邊不那麼正經的學弟面容扭曲—憋笑憋到快吐的那種面容扭曲—地搭了一句:「這是打賭輸了的懲罰嗎,瀨見學長?」 

他第一反應是扭頭去找天童那蹦蹦跳跳的身影,那傢伙特別欠抽地咧嘴一笑:「我一直都是認真的啊瀨見見~」 

⋯⋯不要把你球場上GuessMonster那套搬到這兒用!你妹! 

 

又例如,他在高三的時候把正選的位子給丟了。 

他一直知道自己的風格和鷲匠老頭的理念不搭,可是技術擺在那裡,所以當高三的學長畢業時,他理所當然地接過了正選的位子,也不認為自己會因為風格的問題而失落正選的位置。 

可這就是發生了。 

他一直知道他那正經的學弟技術也過得去,但個人的較量裡不論傳球發球攔網全場意識甚至只談天賦的身高也是自己略勝一籌—可排球是六個人的運動。 

很多次坐在場下不是滋味地瞧著場上不起眼的二傳,很多次衝動地朝著場上大叫,但也不得不承認,那傢伙,比他更能發揮若利的潛能。 

他只能在訓練後那極短的休息時間,在天童大呼小叫的背景音樂中,躺在地上悄悄的抬起手蓋住了雙眼。 

 

再例如,白鳥澤竟然把全國的位子給丟了。 

這簡直是無法置信的事情。 

他一直很慶幸自己進了白鳥澤—這所全國級的強校—而頭兩年亦很理所當然地最少在東京前進到八強。 

所以在三年級的時候居然在春高縣內代表決定戰落敗的時候才更加不可置信。 

在牛島若利發展得更成熟、他們的團隊也磨合到顛峰的這一年,他們輸給了鳥野。 

但還是不得不承認,他們沒有輕敵,沒有犯下什麼太過愚蠢的錯誤,一切都只是技不如人而已。 

那位正經的學弟還是打出了很精彩的表現(除了被對方的眼鏡男迫得煩躁的那一下),就算是他自己在場上,大概也不會比他打得更好。 

他只能在賽後跑回學校的路上,混在人群裡,走神地想:為什麼這一年好像真的特別衰? 

 

更例如,他連體育特長生的位子都沒擠上。 

白鳥澤是縣裡首屈一指的貴族學校,他更是在最有名的排球部裡尚算能上場的隊員,所以他從來沒有擔心過自己考大學的事情。 

但很快他就發覺自己太天真了。他怎麼就沒想到今年的正選裡有多少個是三年生? 

白鳥澤的推薦體育特長生的位子不多不少,剛好五個,排球部佔了三個,另外兩個分別給了田徑部和網球部。 

甚至在排球部有機會多拿一個的時候他也是排在天童之後—這是天童在散伙飯上喝多了趴在桌上嚷嚷「問我要不要當體育特長生幹嗎又不是不知道老子是幹大事的人」他才知道的,因為教練壓根連問都沒問他。 

他忍不住苦笑,將滿滿一杯清酒一飲而盡。 

 

最後、也是最重要的例如:他第一次失戀了。 

其實這才是他覺得高三的自己特別衰的重要原因。 

畢竟他喜歡的是他那個搶了他正選的正經學弟,頭一次意識到自己的性向問題的時候他差點鬱悶得吐血,再想到對象的問題他覺得他連五臟六腑都要吐出來了。 

畢竟他從頭到尾都只是暗戀,連表白都沒有就在商店街碰到學弟牽著女朋友的那刻失戀了。 

畢竟他想起來他這場暗戀實在見不得光,結果他連失戀都不能找他的兄弟出來宣洩一下。 

他那個鬱悶啊!!!!!!那個衰啊!!!!!!!! 

 

於是他悶不作聲又倒了一杯酒,一飲而盡。 

正在自怨自艾的他自然沒有注意到旁邊的山形心驚膽戰地碰了碰大平:「他發什麼神經?賭波賭輸了嗎?」 

大平沉思:「看不出英太這麼捨不得我們。」 

山形無語。 

那邊川西興致勃勃地湊過來:「瀨見前輩失戀了嗎?」 

白布斜了他一眼。 

「不像。」山形果斷拋棄關鍵時刻不靠譜的大平,轉投學弟們的陣營,「沒聽過這傢伙有什麼戀愛的煩惱,除非你是說排球拋棄了他選擇了若利這件事。」 

川西沒理他的冷笑話:「瀨見前輩很受歡迎吧?怎麼會沒有戀愛煩惱?」 

川西收到白布的眼刀x2。 

山形沒管學弟之間的眉來眼去:「英太是很受歡迎沒錯,但他好像對女生很不感冒⋯⋯其實我有時真的懷疑這傢伙不是基的,就是跟若利一樣是個戀排球癖。」 

川西轉頭對著白布直笑。 

白布直接賞了他一拐子。 

 

散場的時候瀨見已經醉得差不多了,雖然勉強還能慢半拍地應答著,但顯然直線是走不到了。 

三年級眾人也都是差不多的狀況,所以送瀨見回家的重任就落到了川西身上,然後川西一秒就把瀨見甩給了白布。 

白布揹著比自己高大半個頭的瀨見,無語地瞪著一甩就跑的損友,嘆了口氣,認命地負起送前輩回家的責任:「瀨見前輩你家在哪裡?」 

「唔⋯⋯公車24⋯⋯」 

白布吃力地扯著喝醉了像是被平時重了一倍、整個人都軟綿綿地靠在他身上的瀨見往前走。 

川西太一你明天最好別讓我抓到你,白布咬牙。 

其實川西在前面的情況也沒有好多少。他個子高,現在一個人就撐起了兩個喝醉的三年生,如果說只有傻笑的大平那就算了—問題是那個喝醉了像是進入無雙模式亂揮亂踢的天童覺啊! 

在又一次被天童打中頭後,他果斷地放手—天童前輩你自個玩吧,阿彌陀佛。 

沒了川西這個拐杖,天童直接就抱著個燈柱不撒手,不以為然的眾人都沒有注意到他把手機掏了出來兼調了公放,直到他朝著手機那邊大叫:「瀨見見!!!!你喜歡賢二郎吧!!!!」 

 

拿著瀨見手機的白布是懵逼的。 

這什麼情況???? 

他聽到瀨見手機死不斷氣的響,拿出來一看是天童,還以為有什麼要緊的事、於是趕緊接了起來,現在這什麼情況? 

什麼叫「你喜歡賢二郎吧」?瀨見前輩喜歡他?他? 

那邊瀨見迷迷糊糊,下意識就朝電話那邊吼:「不要把你球場上GuessMonster那套搬到這兒用!你妹!」 

⋯⋯所以你的意思是天童前輩沒有說錯嗎,瀨見前輩? 

「那你為什麼不告白!!!!瀨見見!!!!」 

瀨見完全無視了神情複雜的白布,徑直朝天童吼:「他有女朋友!我失戀了!!!!」 

 

等下什麼叫我有女朋友???? 

白布也顧不得顯然已經變成了實況直播的那頭,直接就扳過瀨見的臉,直盯著他即使迷糊、眼底依然帶著溫柔的眼睛:「瀨見見,你什麼時候見過白布有女朋友了?」 

「就上個月!他牽著她呢!溫柔得要死!完全沒有平時那熊樣!!」 

白布腦子裡高速運轉起來。上個月?牽著她?還有你說什麼熊樣?這什麼鬼⋯⋯「幹!」 

他一想起來那次是怎麼回事就忍不住罕見地爆了句粗口:「那是個盲人!我就幫她帶了個路!」 

這都什麼跟什麼?他就剛好那天幫那個女生帶了個路、就那天被瀨見看到了? 

所以這個笨蛋就自顧自的失戀了?是不是天童不撒這個酒瘋他們就什麼都不知道地錯過了? 

白布現在簡直五味雜陳,又氣又無奈又好笑又慶幸,完全不知道該擺什麼表情面對眼前這個還不知道自己已經把老底都交代了的傢伙。 

不過他倒是知道現在第一件事該幹嗎。 

「親一個!親一個!親一—」他面無表情地掐斷了電話那頭的鬼吼鬼叫。 

至於第二件事嘛— 

「我失戀了⋯⋯他看著她的那個時候真的很—唔!」 

—就是讓這傢伙閉嘴。 

 

白布不知道的是,瀨見來不及說出口的那句話是: 

「他看著她的那個時候真的很溫柔⋯⋯這麼溫柔的他,即使沒有辦法跟他在一起,可我還是覺得用光我一整年的運氣來遇見他,也值了。」 

 

⋯⋯而第二天頭痛欲裂地醒來的瀨見,在隊友七嘴八舌幸災樂禍地轉述了自己昨晚如此亂七八糟的告白後忍不住捂臉:他今年果然特別衰啊啊啊啊!!!! 

 

END

 

*因為河道上有太太說起瀨見特別衰才想到這故事,再後知後覺的想起剛過了瀨見見的生日⋯⋯我不管我不管總之這就是瀨見的生賀了! 

*赤葦沒有、木兔沒有、月島沒有、黑尾沒有、影山沒有、小太陽沒有⋯⋯嘖嘖瀨見見你看你多大臉。 

*不知道為什麼兩次寫瀨見白都像是行雲流水,一寫就寫完了。其實我的真愛是瀨見白是吧? 

【HQ!!兔赤】 種族不同如何談戀愛 (下)

*不是搞笑風我就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了⋯⋯請見諒(跪 

*終於真的是兔赤了 

*上篇與中篇請走:

 

01

讓我們把時間調回魔王大人一臉懵迫地得知他和他親愛的暗黑法師相隔的不是種族而是次元的時候。 

 

02 

魔王大人抓住他能抓到的每一個人問了一遍:「什麼是NPC?」 

雖然大部分人都是撇下一句「媽的智障」就跑了,可總是有一些不新手重點是不眼殘的玩家認出了這個智障是他們親愛的魔王大人。 

於是遊戲公司很快就知道他們的大boss出事了。 

 

03 

一夜之間世界大亂。 

遊戲封閉了。 

 

04 

赤葦京治用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控制住自己沒砸了那個遊戲頭盔。 

他只不過是沒看住他十幾個小時,這都幹了些什麼了?! 

 

05 

當然比起遊戲頭盔,他比較想砸那個智障。 

 

06 

在遊戲維護時他只能焦慮的來回渡步。 

一旁的貓妖玩家表示沒眼看。 

嘖嘖,真不知道糾結這麼久是在糾結什麼。 

 

07 

終於等到遊戲重開。 

Lv都未練滿的暗黑法師第一時間怒氣衝天的衝進遊戲裡打算砸了這遊戲的終極大Boss。 

跟在後頭攔都攔不住的魔法學徒:⋯⋯。 

貓妖表示他TM都習以為常了。大概全世界就那個智障能讓他這麼失控。 

 

08 

暗黑法師很清楚,這場大混亂肯定和魔王大人脫不了關係。 

可是他跑遍所有他理應會出現的地方也找不到那個總是停不下來、吵吵鬧鬧的魔王大人。 

 

09 

他開始心慌。 

木兔光太郎你到底跑到哪裡去了? 

 

10 

沒有。 

沒有。 

沒有。 

哪裡都沒有。 

 

11 

他看見那個在任務途中碰見過而加了好友、一起私聊抱怨那些隱藏任務有多難搞、又一起感嘆現在的NPC有多智能的岩魔玩家。 

他看見他和同伴們快把迷霧森林整個翻過去,可還是沒有勇者的縱影。 

 

12 

公會頻道裡的信息一條一條的彈出來。 

「亡者之川半個人影都沒有!!」 

「光明神殿人去樓空了,只剩了一堆低級NPC!」 

「迷霧森林裡只有玩家了!!」 

「地獄谷呢?!」 

「精靈之湖怎樣轟都沒反應了!」 

 

13 

不止木兔,幾乎所有和他有過交集的NPC,都不見了。 

 

14 

他不停地奔跑着,最終在大街上停了下來。 

他看着自己無法停止顫抖的雙手,開始害怕這一切是不是只是一場幻覺。 

 

15 

那個笨蛋。 

全天下第一字號的笨蛋。 

怎麼可能就這樣消失呢。 

 

16 

可他早知道這才是最合理的發展。 

發展出自我思考能力、能夠摸擬人類情感的人工智能,最合理的處置方法不正是在他們更進一步發展之前撤底清理掉嗎。 

 

17 

他知道這是對人類最合理的處置方法。 

但,這和殺死一個人有分別嗎? 

 

18 

他不能接受。 

他怎麼能接受。 

 

19 

他差點就要接受他隔着整個次元也還是喜歡上了那個單純的魔王大人。 

他怎麼能接受在對那個人說出那個答案之前,就失去了再次牽住他的手的機會? 

 

20 

就在他快要從思緒的懸崖掉下去之前,透過顫抖的雙手,他看到了有個人停在了他面前。 

 

21 

他不可置信的抬起頭來。 

 

22 

他們常常光顧的藥店老闆尷尬的笑笑:「是我不是木兔那個笨蛋真抱歉啊⋯⋯啊不對這不是重點,總之你可以跟我來一下嗎?」 

 

23 

躲在一邊的貓妖:「該死的木葉!這氣氛都破壞掉了!」 

「⋯⋯真不知道剛剛是誰滿世界跑擔心得要死。」 

 

24 

藥店老闆領着他們來到了雪山。 

他們見到了正在刷小遊戲的大魔導士。 

 

25 

「喲~」 

「嗨。」 

「⋯⋯研磨?」 

 

26 

大魔導士只是瞥了他們一眼,然後有氣無力地揮了揮手。 

暗黑法師眼前一黑。 

叮! 

您已被強制離線,請重新啟動。 

 

27 

⋯⋯??? 

 

28 

貓妖的淡定只維持到暗黑法師被強制下線的一刻。 

下一秒他整個撲向沉迷小遊戲不可自拔的大魔導士:「天啊研磨你太棒了到底怎樣做到的我們全都以為他們死定了嚇死我了雖然木兔煩是煩了點也蠢了點可還是嚇死我們了不對所以你到底是怎樣做到我記得你就是個黑客吧機械人什麼的真的做得出來嗎⋯⋯」 

「⋯⋯阿黑,很重。」 

 

29 

大魔導士和魔法學徒對視了一眼。 

魔法學徒幾不可見地微笑起來。 

 

30 

這世界上不會有人知道他怎樣軟硬兼施讓他的發明家哥哥漏夜趕制了一大堆機械人。 

嘖嘖,大家快來瞧瞧這正宗的口嫌體正直。 

 

31 

爆肝工作後大爆睡的發明家先生:親弟叫到我還能不做嗎! 

 

32 

被強制下線的暗黑法師玩家焦躁的脫了遊戲頭盔打算重新連線。 

然後他看到了木兔光太郎那張哭喪着臉的、五官擠成一團的、放大的蠢臉。 

 

33 

完全猝不及防的赤葦京治:「⋯⋯」

 

34 

木兔哭喪着臉趴在他床邊:「赤葦赤葦怎麼辦!這個身體好難用啊!」 

 

35 

⋯⋯這種時候誰管你身體好不好用啊。 

 

36 

「赤葦?赤葦你怎樣了?赤葦你先別哭啊!!!!」 

 

37 

我們就先別打擾原‧魔王與原‧暗黑法師、和新生機械人與他的新主人的感動世間的重逢了,噓~ 

 

38 

種族不同怎樣談戀愛?反正種族不同還是要談戀愛啊! 

 

39 

至於這群無疑於穿越到異世界的機械人怎樣在這異世界進行他們的大冒險,這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END 

 

*故事主旨:有神快拜!!(? 

*感謝看到這兒的各位(土下座) 

*另外很抱歉不才的在下接下來要開展一段長時間的畢業旅行,所以要先潛水一段時間了~(好在填完了坑(但各位的留言我還是會看的!非常感謝! 

 

請諸君欣賞總是在杯具的勇者變態的貓妖黑人問號的魔王可愛的暗黑法師還有爆炸可愛的亡靈與小光明神(升天 


_燁燁_:

種族不同如何談戀愛ㄉ名場景(????)

還有練習的木兔桑~~~

阿 跟同學討論過後

我們認為貓妖是不喜歡穿褲子的

文藝版(?):

作為一個(畫力等於火柴人的)同人作者,有同好願意將文裡的設定與場境化為真實簡直是最大的榮幸。


吶喊版(???):

嗚嗚嗚嗚嗚媽你快看我在這我在這你兒我有出息了!!!!(喂)嗚嗚嗚嗚嗚實在太可愛了燁燁怎麼能畫得這麼可愛我要死了這真的是我寫出來的嗎那對魔王夫夫那個騷得要死的貓妖那漂亮的魔法學徒那可愛的祭司那亡靈和小包子那私奔的光明神殿狗男男(!)那跟縱狂和跟縱狂受害者那雪人那魔法學徒那地域犬(喂)那真的拿着稿子的小女神那精靈!!!!!讓我死一死!!!!

謝謝燁燁QQQQQQQQQQQQQQQQ


_燁燁_:

之前說要畫琉黑的設定!

真的超喜歡TOT造型是我ㄉ妄想不好意思T.T...!!!

尤其是亡靈跟光明神O<-<...我可以無限衍生(不用

總之希望你會喜歡>O<...!!!謝謝琉黑桑的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