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黑

[生而為人,我很抱歉]

排球:兔赤/黑月/影日/及岩/雙宮/月影/瀨見白/京矢
海賊:索香/柯羅/艾路
文豪:新雙黑
銀魂:銀土
黑籃:青黃
全職:主雙鬼傘修
歡迎勾搭歡迎交流

【HQ!!】 巧克力戰爭(京矢篇)

*來發個明明超萌但不知道為什麼這麼冷的CP

*京矢三年生,及岩篇後一年,微微微及岩

*超短打

 

 

理論上來說,要在情人節將巧克力送給心儀的對象並不是什麼困難的事。

只要那個對象不叫京谷賢太郞。

 

我們學校一直有個祕密流傳的詛咒。關於排球部的王牌在情人節一定收不到巧克力的詛咒。

不過我是不信邪的。岩泉學長可以理解,畢竟眾所周知他有道名為及川學長的防衛網;但現任王牌谷京君,我卻認為即使他外號狂犬,卻總會吸引到一些喜歡他狂野球風的迷妹,例如我。

但很遺憾,詛咒之所以存在,自有它的道理。

 

去年的情人節,雖然京谷君回歸排球部不算很長時間,但因為三年級的學長們在春高後都退部了,京谷君基本上已經算是排球部默認的王牌。

好吧這不是重點,重點是我前一天已經準備了一大堆巧克力,把京谷君的本命巧克力的包裝弄得跟義理巧克力一模一樣,看在同班的份上他大概會收下的。

然後我在他出現在課室門口的時候就把巧克力遞了出去,盡量裝出一副友善的語氣:「京谷君早,這是你的巧克力喔!」

天知道那時我根本緊張得要死!

然後他就一直站着,嘴裡咬着他萬年的香口膠,一直咬、咬、咬⋯⋯

然!後!就!走!過!去!了!

連正眼都無瞧過我!

看到這一幕的女生紛紛上前安慰我:「別在意別在意。」「京谷君是這樣的啦。」「去年也是呢,義理巧克力準備了全班的份就京谷君一個沒收下。」

⋯⋯你們不懂啦!!!!(#`Д´)ノ

 

總而言之,就京谷君的情況,壓根就不是收不到巧克力,而是他自己TMD不收啊!(#`皿´)

這樣我有什麼辦法啦!

結果矢巾那傢伙還走過來幸災樂禍了一下:「京谷沒收你的巧克力嗎?殘念~不過他誰的巧克力都不收的啦,反正你這巧克力也沒人送了吧,那不如送我了?」

我橫了一眼這個因為我常常去看京谷君練習一來二去的結果居然是和他熟了的殘念帥哥,自暴自棄的擺擺手:「算了算了拿去吧,反正你就是一臉沒有女孩子會送你巧克力的樣子。」

「喂我怎麼沒有巧克力了!我現在可是主將!主將!收到的巧克力比你的脂肪還多啊!」

「⋯⋯矢!巾!秀!!!!!(/‵Д′)/~ ╧╧」

 

這就是我去年的情人節的慘況了。於是今年的我汲取了教訓-什麼鬼巧克力!不送了!通通不送了!!!

高中最後的情人節又怎樣,現充通通都爆炸吧!!!

如是者我過了非常祥和的一個情人節,最多就是對那些一如既往地被京谷君無視的女生們致以深切的慰問。沒有意外的話,挺過放學回家的路就能脫離今日無差別的閃光彈攻擊。

⋯⋯可所謂意外,就是意料之外。

 

於是現在的我正躲在一個花壇後面,眼珠瞪得差點掉出來。

媽的我看到了什麼!!!!!!!!(((゚Д゚;)))

矢巾秀你在做什麼!!!!!!!!(((゚Д゚;)))(((゚Д゚;)))(((゚Д゚;)))

前‧排球部王牌雙手插在口袋裡,咬、咬、咬⋯⋯重點不是這邊。

重點是,前‧排球部王牌主將一臉的不耐煩樣,可是你手上拿着的是什麼!是巧克力吧,怎樣看都是巧克力吧!!!!

瞪着矢巾耳廓上那點不明顯的紅暈,我認真的思考着,果然明天還是打死矢巾這個叛徒吧?

 

話說回來,這傢伙不也知道京谷君誰的巧克力都不收嗎,為什麼還要自⋯⋯取⋯⋯其⋯⋯辱⋯⋯

OH MY LADY GAGA(☉д⊙)

收了,京谷君竟然收了,雖然他還是一臉誰欠他八百萬的樣子可是他收了巧克力啊啊啊!!!!!!!!!!!!!

於是我就瞪着眼睛看着號稱誰的巧克力也不收的前王牌君別別扭扭地收下了前主將君的巧克力,雖然氣氛還是很尷尬,但我知道的喔!這種時候就是要放Love So Sweet對吧!!!

覺得這樣的我真是心酸,唉。

 

雖然高中最後的情人節最終還是以碎了一地的玻璃心作結,可最少我搞清楚了一件事。

與其說排球部王牌被下了不會收到巧克力的詛咒,不如說是被下了只會收到主將巧克力的詛咒吧,唉。

 

END

 

 

#就算換了人還是一樣送不出去

#明明妹子的巧克力都是送給王牌為什麼最後都會給了主將

#青城妹子的哀傷有誰懂

 


评论(7)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