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黑

[生而為人,我很抱歉]

排球:兔赤/黑月/影日/及岩/雙宮/月影/瀨見白/京矢
海賊:索香/柯羅/艾路
文豪:新雙黑
銀魂:銀土
黑籃:青黃
全職:主雙鬼傘修
歡迎勾搭歡迎交流

【HQ!!】 巧克力戰爭(及岩篇)

*為了補償情人節被上一篇的刀子一不小心插中的筒子們

*真(?)情人節賀文請下收

*原本只是開了及岩的腦洞,但結果卻變成每對CP也開了個腦洞⋯⋯

*岩及岩無差

*一個岩泉的迷妹三年以來和及川天崩地裂、可歌可泣的功克力戰爭


理論上來說,要在情人節將巧克力送給心儀的對象並不是什麼困難的事。

只要那個對像不叫岩泉一。


我猜青春期的少女十個有十個在高中時期都總有過暗戀的人,而很不幸,我暗戀的對像叫岩泉一。

不幸並不是指對方是什麼說了會讓人覺得不好意思的對像,正好相反,長得帥、又是作為縣內豪強的排球隊的王牌,既可靠又有男子氣概,總之就是說出來會讓其他男生覺得輸得心服口服的對像。

不幸是指,他TMD有個叫及川徹的煩人的、該死的、被一半女生愛着並被一半女生恨着的竹馬。

當然我是恨着的那一半。


⋯⋯好吧我才不可能這麼冷靜。

你妹的及川徹你能不能解釋一下情人節為什麼你會24小時寸步不離岩泉君??????

三年,我跟岩泉同班了整整三年,結果我的巧克力一年都沒有成功送過出去!!!!

而且三年都TMD都是因為及川徹!!!!!!


一年級。

在情人節前我已經大概知道班上的女生分成了岩泉派和及川派-其他的男生真是抱歉-當然岩泉派佔絕大多數,畢竟和岩泉同班久了不可能會覺得及川比較好,那些只看臉的花痴另計。

所以我早就擬定了作戰計劃,打算明天一早等在校門口,人來人往的、以岩泉君的性格必定會禮貌地收下。

結果!!!

我順利地在校門口逮到了岩泉君、順利地鼓起了勇氣遞出去、正當要順利地開口:「請你收下、岩-」

「這正好是我最喜歡的口味呢謝謝你喔☆」

我目瞪口呆的望着及川徹非常順手的接過了我的巧克力,非常順手的開了那盒巧克力再非常順手的拋了一顆進口中,末了還附贈一個燦爛-當然在我看來比較像是計劃通-的笑容,過程行雲流水得像在家裡練習了千百次。

我還未反應過來,旁邊的岩泉君已經一把將及川的頭按了下去,「混蛋給我道謝得有誠意一點!」

「痛!小岩好痛!我已經超有誠意地道謝了耶-」

「你現在笑得像是跳樓大拍賣的推銷員。」

我看着岩泉稍為朝我點了下頭,然後就一邊嘮叨一邊拉着及川遠去⋯⋯

第一次作戰,失敗。


二年級。

過了兩年我對及川那混蛋的性格也了解得七七八八了,也聽聞過兩年來多少同伴們的心血命喪及川手下,我得出了一個總結。

要接近岩泉,第一要務便是要避開及!川!徹!

仗着跟岩泉同班、而及川的手再長也難以無時無刻伸到岩泉身邊,這次我胸有成竹的打算在課間偷偷送巧克力給岩泉君。

結果!!!

第一節課還未上完,隔壁班的班長便面有難色的敲開了我們班的門:「麻煩我想找岩泉同學⋯⋯及川同學的身體不舒服、老師聯絡不上他的家人,及川說只能拜託你了,麻煩你送及川同學回家⋯⋯」

然後岩泉便在全班女生難以置信的目光中「切」了一聲,俐落地帶上了自己的背包,頭也不回、絕塵而去。

⋯⋯Excuse Me?我能倒回去重來一次嗎?

第二次作戰,出師未捷身先死。


三年級。

時光飛逝,轉瞬間大家便已經三年級。鑑於這已經是最後一次送巧克力給岩泉君的機會,我痛定思痛,決定把握所有機會將巧克力送到岩泉君手上。

我就不信及川這混蛋每年情人節都要身體不適一次!

結果!!!

校門口-

「岩泉君這是-」

「啊小岩今天輪到我開門呢~☆」拉走。

「⋯⋯」

上課時-

悄悄地拍了拍他的肩:「岩泉君,這是-」

「岩泉!剛剛路過扮鬼臉的是不是及川!擾亂別班上課紀律,給我抓他過來!」

「知道╬」

「⋯⋯」

課間時-

「岩泉君!這是-」

「小岩小岩我們去買牛奶麵包吧~」拖走。

「⋯⋯」

午飯時-

「⋯⋯岩泉君呢?怎樣一瞬間就不見了?」

「⋯⋯我也想知道இдஇ」

「⋯⋯」

部活時-

「岩!泉!君!!!這!是!-」

「哎呀教練今天有女孩子在圍觀會不會令大家不專心?」

然後那混蛋一臉「甜心們真是抱歉了今天部活時間不開放噢☆」的在一干女生面前拉上了大門。

「⋯⋯」

⋯⋯及川徹!我討厭你!!! 



部活結束的時候,我大概也知道這真的是最後一次了。

遠遠的,在斜陽的餘暉下,我見到那兩人並肩地走了過來。

⋯⋯真的是,心情複雜呢。

嘆了口氣,在兩人走近時終是出聲喊住了他們:「可以跟你說句話嗎?⋯⋯及川君。」


岩泉臉上寫滿「我就知道」、「你自己看着辦」、「別搞砸了」之類的意思,重重地拍了一下及川的肩,道:「我在前面等你。」

然後便剩下我跟及川兩個人相對無言。

最後還是我忍不住先開口:「你這樣真的有意思嗎?三年來都只是攔着不讓別人送巧克力給他,自己親手造的卻不敢交給他?」

所謂知彼知己百戰不勝,想要贏得美男歸,首先得要了解自己的情敵。

三年的情人節都追着岩泉跑,我可沒放過及川一直帶在身上卻始終沒送過出去的精緻小盒子。

他逆着光,臉上是我不太看得清的表情:「⋯⋯有什麼辦法呢?小岩他,大概只會覺得及川先生在開玩笑吧。」

這瞬間我居然覺得我們兩個之間產生了一種同病相憐之感。

又是靜默片刻,最後還是我先耐不住,煩躁地撓了撓頭,將手上的巧克力拋給了他:「算了,我輸了,巧克力⋯⋯就當是送給你了吧。」

及川臉上滿滿的不解,但還是伸出雙手接住了小盒子。

我擺了擺手,轉身走了。

⋯⋯因為,雖然及川自己大概沒發覺,但剛剛那兩人的身影,是我怎樣也插不進去的。

第三次作戰,投降告終。


雖然這樣說,但畢業時我還是拼了命將我的第二顆扣子塞到岩泉君手裡,搶不過你總能為我無果的暗戀製造點回憶吧混蛋--

「是送給及川的對吧?我會幫你轉交的。」

「⋯⋯」

結果到最後岩泉君都以為我喜歡及川徹,之後還語重心長地說及川徹只是個混蛋,讓我清醒一下。

雖然我真的很認同,但我的心還是碎成了一片玻璃渣。


至於許多年後及川居然邀請了我去他和岩泉的婚禮、然後我在婚宴上糊了他一臉巧克力-岩泉還拍拍我說「我想這樣做很久了」-這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END



Please call me高產小王子☆ 

既然是及岩篇大概也會有其他篇,但寫出來不知道又是什麼時候的事了。

评论(13)

热度(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