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黑

[生而為人,我很抱歉]

排球:兔赤/黑月/影日/及岩/雙宮/月影/瀨見白/京矢
海賊:索香/柯羅/艾路
文豪:新雙黑
銀魂:銀土
黑籃:青黃
全職:主雙鬼傘修
歡迎勾搭歡迎交流

【HQ!!兔赤】 種族不同如何談戀愛 (上)

*全員向(?)

*主CP兔赤,副CP若干

*段子體

*我患了一種所有虐梗都想往兔赤身上按的病

*等我治好了就會回去更論壇體的了

*木兔桑すみません

 

01

木兔光太郎最近有預感會有大事發生。

然後他撿到了一個人類小孩。

 

02

正確來就,是他被一個人類小孩撿到了。

在他以靈獸體四處折騰然後把自己給餓昏在地上的時候。

 

03

說是人類小孩,這是以他們魔族的標準。

實際上對方比正常體的他也大概只矮個幾cm。

那個人類說,他叫赤葦京治。

木兔覺得,他戀愛了。

 

04

木兔是一個魔族。

聽起來高大上,但在他們大陸基本上就是個一棵樹倒下來能壓死幾個的角色。

但木兔不在意。

反正他是要稱霸大陸的。

 

05

沒錯,木兔的夢想是稱霸大陸。

通俗點的說法是,他要當魔王。

雖然他堅稱不是夢想,是命運。

 

06

木兔‧未來魔王‧光太郎認為他遇到了赤葦就是所謂的命運。

看看這滿溢的法力!這濃濃的黑暗原素!這從容的態度!

真不愧是赤葦‧未來魔后‧京治!

 

07

當然現在他只敢用年齡迫赤葦喊他前輩。

至於魔族和人類的年齡到底有沒有可比性這種事情就不要深究了。

 

08

更重要的是,赤葦居然有一只魔戒。

傳說中全大陸只有七隻、其中五隻被封印了、其中一隻在大光明祭司手中、最後一隻不知道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的,魔戒。

總之就是傳說中誰得了誰就能當魔王的魔戒。

木兔喜孜孜地戴上了。

毫無變化。

 

09

木兔‧消極模式‧光太郎表示他不要當魔王了。

赤葦淡定的表示,沒事,我們去聖賢之山解除魔戒的封印。

木兔‧滿血復活‧光太郎差點抱着赤葦親了一口。

 

10

於是,一個渾身上下只有髮型顯眼的魔族以及一名低調沉默的暗黑法師踏上了他們的征途。

 

11

「赤葦赤葦,你看到我剛剛那記超強的直線斬擊了嘛?看到了嘛?嘛嘛?」

「看見了,真厲害呢。」

「雖然只是歪打正着!」

 

12

「可惡的樹妖!看我一擊把你斬死!」

「一擊我覺得是不可能的。」

「赤葦你偶爾也順着我一次啊!」

 

13

「啊啊那個精靈真的超級難對付!」

「木兔桑剛剛逃避了吧?」

「不是逃避了是避開了!巧妙地避開了!」

 

14

「赤葦赤葦,快看這裡有個快死的人!」

「木兔桑這種事請別大聲嚷嚷⋯⋯黑尾桑?」

 

15

系統提示:你已獲得一隻隊友。

 

16

「啊??????」

系統提示:木兔光太郎拒絕黑尾鐵郎加入隊伍。

 

17

「木兔桑?」

「不要不要不要!!!我才不要一隻煩到死的貓妖加入呢!」

「你以為我很想加入天天都見到你嗎混蛋煩人貓頭鷹!要不是為了任務-」

叮!

系統提示:赤葦京治擊殺黑尾鐵郎。

 

18

「赤葦!赤葦你怎樣能這樣對我!」

「黑尾桑要是再吵的話我就讓木兔桑晚上跟你一間房了。」

「⋯⋯當我什麼都沒說。」

 

19

「赤葦赤葦,那隻煩人貓妖說的任務是什麼啊?」

「他是我委託的護衛,護送我們上聖賢之山的。」

「才不需要什麼護衛!我一個人就可以把敵人都打跑!」

「這是錯覺。」

「赤葦!」

 

20

於是一魔族一貓妖一暗黑法師再度踏上了征途。

 

21

但走了兩步又停了。

「啊!等一下那邊那個眼鏡小哥!要跟我們一起血洗天下嘛?這邊可是有未來的魔王喔!」

「⋯⋯黑尾桑請不要擅自在大街上發表讓人困擾的言論好嗎?」

 

22

「啊我只是剛好路過,先走了-」

「什麼?!」

 

23

「看起來不錯嘛眼鏡小哥,一起上聖賢之山吧?」

「不要。」

「誒~這兒是往聖賢之山的必經之路喔~除了要上山很難路過吧?」

「⋯⋯」

「果然還是因為實力不足吧?我懂我懂~」

「⋯⋯」

「因為實力不足所以只能在山下徘徊、希望有一天突然就修煉成功什麼的,我真的懂喔~」

「⋯⋯」

 

24

於是一魔族一貓妖一魔法學徒一暗黑法師再度踏上了征途。

 

25

他們到達了聖賢之山。

他們血洗了祭壇。

他們解開了封印。

木兔喜孜孜地戴上了魔戒。

毫無變化。

 

26

「赤葦!我不要當魔王了!」

「那在木兔桑不想當魔王的這段時間裡,請好好修煉。」

 

27

赤葦表示他們的下一站是亡者之川。

他們要搶奪其他被封印的魔戒。

搶到木兔成為魔王為止。

 

28

於是一貓妖一魔法學徒一暗黑法師一被放在口袋裡縮成毛球狀的貓頭鷹再度踏上了征途。

 

29

「所以說我到底為什麼要跟你們一起走啊?」

「所以小月是怕了吧?我懂的喔,畢竟是死亡之地亡者之川嘛~」

「閉嘴。」

 

30

他們到達了亡者之川。

他們經歷了艱苦的打鬥xN、收獲戰利品xN。

他們見到了亡者之川的守護者。

 

31

「給我讓開,亡靈。」

「不要。」

「亡靈大人,請問我們要做什麼才可以打開這兒的封印?」

「⋯⋯幫我抓一個呆子。」

 

32

「⋯⋯啊?」

「我!說!幫!我!抓!一!個!呆!子!」

「你這是求人的態度嗎亡靈大人?」

「⋯⋯」

「偉大的亡靈大人?」

「⋯⋯求!求!你!」

 

33

亡靈大人身為亡者之川的守護者,無法離開亡者之川。

所以他們現在要去抓一個呆子。

「等一下,你們有誰問到那個呆子長什麼樣了嗎?」

「⋯⋯」

 

34

「矮、軟綿綿、超級可愛⋯⋯這是什麼鬼形容?這亡靈大人該不會是蘿莉控吧?」

「我想不是。」

「啊?」

貓妖伸手一指。

一個看起來很矮、很軟綿綿、很可愛的男孩子正可憐兮兮的望着他們。

 

35

男孩子叫日向翔陽。

他說他是光明神的孩子,無法待在亡者之川。

「這好辦、給你兩個遮掩光明氣息的魔法陣就好了⋯⋯光明神?你剛剛說光明神?」

 

36

眾人對望一眼。

看來下一枚魔戒得來全不費功夫啊。

日向:??????

 

37

於是一貓妖一魔法學徒一暗黑法師一悶得發慌的貓頭鷹脅持着光明神的孩子再度踏上了征途。

誰叫他們是魔王side的呢。

 

38

於是悶得發慌的貓頭鷹開始逗起了小孩。

「剛剛那個好厲害!超厲害!怎麼辦到的!」

「嘿嘿嘿這個很容易啦!」

赤葦假裝他沒看見綁架犯與人質的溫馨日常。

 

39

他們不小心闖進了巨人巢穴。

光明神的孩子使出了一記黑暗火球。

木兔很吃驚。

「不都是木兔桑教的嗎?」

木兔更吃驚了。

 

40

「這位與五米的高牆作戰的小勇士!我要傳授你我的必殺技!」

「嗷嗷嗷嗷嗷嗷嗷嗷!」

「又誇張了⋯⋯」

「四米都變成五米了⋯⋯」

 

41

他們到達了光明神殿。

光明神的孩子抱住木兔的大腿表示他不要走不要走。

黑尾:⋯⋯我們是不是忘記了什麼?

亡靈大人:哈嚏!

 

42

大光明祭司很感激。

為了表示感激,他將魔戒送給他們以示謝意。

眾人:⋯⋯

說好的綁匪和續金呢?!

 

43

不管怎樣,他們還是獲得了一枚魔戒。

木兔小心翼翼地戴上了魔戒。

毫無變化。

 

44

木兔光太郎受到了精神暴擊。

赤葦熟門熟路地撿起毛球狀的貓頭鷹放進口袋。

 

45

所以他們唯有回去亡者之川找那隻魔戒。

所以他們又綁架了光明神的孩子。

光明神的孩子表示歡迎。

 

46

「所以說日向跑了?」

「沒錯⋯⋯菅,這不是你的錯⋯⋯」

「他終於跑了!這樣我們不用再待在這見鬼的光明神殿了吧?!」

「⋯⋯??????」

 

47

準‧魔王一行人回到了亡者之川。

亡靈大人一臉糾結地接過了黑暗火球扔得正歡的光明神的孩子。

「亡靈大人你該說什麼?」

「⋯⋯謝!謝!」

「什麼?太小聲了我聽不到~」

「⋯⋯我!說!謝!謝!」

 

48

他們又拿到了魔戒。

木兔面無表情地戴上了魔戒。

毫無變化。

 

49

木兔很傷心,但木兔不說。

他只是死皮賴臉地賴在赤葦懷中死都不挪窩而已。

 

50

於是一貓妖一魔法學徒一暗黑法師一躲在赤葦懷中縮成毛球狀的貓頭鷹再度踏上了征途。

 

51

他們的下一站是迷霧森林。

他們在迷霧森林迷了路。

他們在迷霧森林遇上了勇者一行人。

 

52

他們默默地看着在地上打滾的勇者。

 

53

「小岩好痛喔!小岩怎樣可以拿這硬邦邦的東西丢我!連我爸都沒丢過我耶!」

「閉嘴煩人垃圾川你再不閉嘴我們就把你扔在這兒自生自滅!」

 

54

勇者的友人向他們道歉:「抱歉讓你們見笑了。」

「⋯⋯沒事沒事。」

 

55

勇者一行人走遠了。

魔王一行人從地上拾起剛剛丢到勇者頭上的魔戒。

 

56

木兔生無可戀地戴上了魔戒。

毫無變化。

 

57

他們的下一站是地獄谷。

他們推倒了門口的守衛。

門口的石像跳下來了。

 

58

「站住,無禮的冒犯者。」

「偉大的守護先生,請問我們怎麼樣才能取得魔戒呢?」

地獄犬的三個頭轉了轉。

「給我一張潔子小姐的照片!」

「啊龍你怎麼能冒犯潔子小姐美麗的容顏!請潔子小姐罵我們一頓吧!」

「⋯⋯我、我不要緊的,請給我一份豬排拉麵就好。」

 

59

潔子是大陸有名的精靈。

所以他們只能先跑一趟精靈之湖。

他們的準‧魔王不小心掉進了湖裡去。

他們思考了半秒,決定趁魔王還沒爬出來快走。

 

60

湖中出現了一位女神。

只見女神緊張地拿着稿子:「請、請問你們是不是掉了一隻貓頭鷹?」

赤葦:「⋯⋯是。」

 

61

一隻戴着皇冠的漂亮貓頭鷹出現了。

「請問你們是不是掉了這隻貓頭鷹?」

「⋯⋯不是。」

一隻戴着魔戒的威武貓頭鷹出現了。

「請問你們是不是掉了這隻貓頭鷹?」

「⋯⋯不是。」

一隻沾了水頭毛都慫下來了的貓頭鷹出現了。

「請問你們是不是掉了這隻貓頭鷹?」

「⋯⋯是。」

 

62

赤葦接過了貓頭鷹。

女神消失了。

 

63

⋯⋯說好的另外兩隻也送給你呢?!

 

64

貓妖和魔法學徒覺得被騙了。

貓妖和魔法學徒覺得很憤怒。

貓妖和魔法學徒把精靈之湖炸了個底朝天。

 

65

什麼也沒發生。

 

66

在暗黑法師也打算加入戰團的時候,哭喪着臉的女神出現了。

「別、別炸了⋯⋯會死人的QAQ」

魔王一眾舉起他們的法杖。

女神緊張兮兮地給了他們一個盒子。

上面印着潔子的樣子。

 

67

既然都當了魔王side的人,貪得無厭欺壓良民自然是做得十分順手。

魔王一眾再舉起他們的法杖。

女神潑了他們一臉湖水,嚶嚶哭着躲回湖裡了。

赤葦淡定地打開盒子。

 

68

木兔不忍直視地戴上了魔戒。

毫無變化。

 

69

他們回到了地獄谷。

他們把盒子給了地獄犬。

三頭犬用了0.1秒給他們挪道。

 

70

木兔習以為常地戴上了魔戒。

毫無變化。

 

71

他們只剩下最後一個可能性。

雪野之巔。

黑尾背着木兔小聲地提議:「要不,我弄一個糊弄他?」

赤葦想了想:「沒事的。」

 

72

他們登上了雪野之巔。

他們遇上了雪人。

他們打敗了雪人。

他們獲得了魔戒。

 

73

傳聞全大陸實力排頭三的雪人:⋯⋯

 

74

木兔胸有成竹地戴上了魔戒。

毫無變化。

 

75

「啊啊啊為什麼啊!!!!」木兔跪地。

「也許這證明了你不是什麼魔王?」

「該死的貓妖你給我閉嘴啊啊啊!!!」

「真是吵死了,明明是隻不會飛的貓頭鷹!」

「如果我不會飛,你不就是不會抓老鼠嗎!」

 

76

「我該吐槽嗎?」

「不用,否則會沒完沒了的。」

 

77

突然一陣光。

魔戒融合了。

魔王覺醒了。

 

78

於是他們稱霸了天下。

 

79

魔王覺得這是個好時機。

他得到了天下,是時候迎娶白富美了。

當然以他的情況叫迎娶黑富帥。

 

80

所以他表白了。

 

81

「赤葦,我喜歡你。」他說。

 

82

被表白的一方難得的一臉懵迫。

圍觀的貓妖和魔法學徒也是一臉懵迫。

三臉懵迫。

 

83

Excuse Me?!

 

84

暗黑法師一臉複雜:「⋯⋯對不起,我們種族不同,不可能談戀愛。」

 

85

魔王暴躁了。

「那邊那隻貓妖和人類我就算了(貓妖和魔法學徒:等一下為什麼我們算是例子?),之前那隻岩魔和勇者我也忍了(勇者:哈嚏!小岩小岩我感冒了!),可之前那亡靈(亡靈:哈嚏!)和小不點(光明神的孩子:哈哈哈笨蛋不是不會感冒的嗎⋯⋯哈嚏!)不也是在一起嗎!種族不同不可以談戀愛你騙小孩呢!」

 

86

暗黑法師還是一臉複雜:「⋯⋯可是,我是玩家,你是NPC耶。」

魔王一臉懵迫:「⋯⋯什麼是NPC?」

 

87

這,其實是一個跨越次元的戀愛故事,大概是。

 

TBC(?)


评论(12)

热度(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