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黑

[生而為人,我很抱歉]

排球:兔赤/黑月/影日/及岩/雙宮/月影/瀨見白/京矢
海賊:索香/柯羅/艾路
文豪:新雙黑
銀魂:銀土
黑籃:青黃
全職:主雙鬼傘修
歡迎勾搭歡迎交流

【HQ!!兔赤】 種族不同如何談戀愛 (下)

*不是搞笑風我就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了⋯⋯請見諒(跪 

*終於真的是兔赤了 

*上篇與中篇請走:

 

01

讓我們把時間調回魔王大人一臉懵迫地得知他和他親愛的暗黑法師相隔的不是種族而是次元的時候。 

 

02 

魔王大人抓住他能抓到的每一個人問了一遍:「什麼是NPC?」 

雖然大部分人都是撇下一句「媽的智障」就跑了,可總是有一些不新手重點是不眼殘的玩家認出了這個智障是他們親愛的魔王大人。 

於是遊戲公司很快就知道他們的大boss出事了。 

 

03 

一夜之間世界大亂。 

遊戲封閉了。 

 

04 

赤葦京治用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控制住自己沒砸了那個遊戲頭盔。 

他只不過是沒看住他十幾個小時,這都幹了些什麼了?! 

 

05 

當然比起遊戲頭盔,他比較想砸那個智障。 

 

06 

在遊戲維護時他只能焦慮的來回渡步。 

一旁的貓妖玩家表示沒眼看。 

嘖嘖,真不知道糾結這麼久是在糾結什麼。 

 

07 

終於等到遊戲重開。 

Lv都未練滿的暗黑法師第一時間怒氣衝天的衝進遊戲裡打算砸了這遊戲的終極大Boss。 

跟在後頭攔都攔不住的魔法學徒:⋯⋯。 

貓妖表示他TM都習以為常了。大概全世界就那個智障能讓他這麼失控。 

 

08 

暗黑法師很清楚,這場大混亂肯定和魔王大人脫不了關係。 

可是他跑遍所有他理應會出現的地方也找不到那個總是停不下來、吵吵鬧鬧的魔王大人。 

 

09 

他開始心慌。 

木兔光太郎你到底跑到哪裡去了? 

 

10 

沒有。 

沒有。 

沒有。 

哪裡都沒有。 

 

11 

他看見那個在任務途中碰見過而加了好友、一起私聊抱怨那些隱藏任務有多難搞、又一起感嘆現在的NPC有多智能的岩魔玩家。 

他看見他和同伴們快把迷霧森林整個翻過去,可還是沒有勇者的縱影。 

 

12 

公會頻道裡的信息一條一條的彈出來。 

「亡者之川半個人影都沒有!!」 

「光明神殿人去樓空了,只剩了一堆低級NPC!」 

「迷霧森林裡只有玩家了!!」 

「地獄谷呢?!」 

「精靈之湖怎樣轟都沒反應了!」 

 

13 

不止木兔,幾乎所有和他有過交集的NPC,都不見了。 

 

14 

他不停地奔跑着,最終在大街上停了下來。 

他看着自己無法停止顫抖的雙手,開始害怕這一切是不是只是一場幻覺。 

 

15 

那個笨蛋。 

全天下第一字號的笨蛋。 

怎麼可能就這樣消失呢。 

 

16 

可他早知道這才是最合理的發展。 

發展出自我思考能力、能夠摸擬人類情感的人工智能,最合理的處置方法不正是在他們更進一步發展之前撤底清理掉嗎。 

 

17 

他知道這是對人類最合理的處置方法。 

但,這和殺死一個人有分別嗎? 

 

18 

他不能接受。 

他怎麼能接受。 

 

19 

他差點就要接受他隔着整個次元也還是喜歡上了那個單純的魔王大人。 

他怎麼能接受在對那個人說出那個答案之前,就失去了再次牽住他的手的機會? 

 

20 

就在他快要從思緒的懸崖掉下去之前,透過顫抖的雙手,他看到了有個人停在了他面前。 

 

21 

他不可置信的抬起頭來。 

 

22 

他們常常光顧的藥店老闆尷尬的笑笑:「是我不是木兔那個笨蛋真抱歉啊⋯⋯啊不對這不是重點,總之你可以跟我來一下嗎?」 

 

23 

躲在一邊的貓妖:「該死的木葉!這氣氛都破壞掉了!」 

「⋯⋯真不知道剛剛是誰滿世界跑擔心得要死。」 

 

24 

藥店老闆領着他們來到了雪山。 

他們見到了正在刷小遊戲的大魔導士。 

 

25 

「喲~」 

「嗨。」 

「⋯⋯研磨?」 

 

26 

大魔導士只是瞥了他們一眼,然後有氣無力地揮了揮手。 

暗黑法師眼前一黑。 

叮! 

您已被強制離線,請重新啟動。 

 

27 

⋯⋯??? 

 

28 

貓妖的淡定只維持到暗黑法師被強制下線的一刻。 

下一秒他整個撲向沉迷小遊戲不可自拔的大魔導士:「天啊研磨你太棒了到底怎樣做到的我們全都以為他們死定了嚇死我了雖然木兔煩是煩了點也蠢了點可還是嚇死我們了不對所以你到底是怎樣做到我記得你就是個黑客吧機械人什麼的真的做得出來嗎⋯⋯」 

「⋯⋯阿黑,很重。」 

 

29 

大魔導士和魔法學徒對視了一眼。 

魔法學徒幾不可見地微笑起來。 

 

30 

這世界上不會有人知道他怎樣軟硬兼施讓他的發明家哥哥漏夜趕制了一大堆機械人。 

嘖嘖,大家快來瞧瞧這正宗的口嫌體正直。 

 

31 

爆肝工作後大爆睡的發明家先生:親弟叫到我還能不做嗎! 

 

32 

被強制下線的暗黑法師玩家焦躁的脫了遊戲頭盔打算重新連線。 

然後他看到了木兔光太郎那張哭喪着臉的、五官擠成一團的、放大的蠢臉。 

 

33 

完全猝不及防的赤葦京治:「⋯⋯」

 

34 

木兔哭喪着臉趴在他床邊:「赤葦赤葦怎麼辦!這個身體好難用啊!」 

 

35 

⋯⋯這種時候誰管你身體好不好用啊。 

 

36 

「赤葦?赤葦你怎樣了?赤葦你先別哭啊!!!!」 

 

37 

我們就先別打擾原‧魔王與原‧暗黑法師、和新生機械人與他的新主人的感動世間的重逢了,噓~ 

 

38 

種族不同怎樣談戀愛?反正種族不同還是要談戀愛啊! 

 

39 

至於這群無疑於穿越到異世界的機械人怎樣在這異世界進行他們的大冒險,這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END 

 

*故事主旨:有神快拜!!(? 

*感謝看到這兒的各位(土下座) 

*另外很抱歉不才的在下接下來要開展一段長時間的畢業旅行,所以要先潛水一段時間了~(好在填完了坑(但各位的留言我還是會看的!非常感謝! 

 

评论

热度(76)